《论语》里的说话智慧

作者:未知

   孔子善于说话,他说话既讲内容又讲原则,还讲方法,即便是批评学生,也能让其欣然接受。让我们一起从《论语》中学学孔子的说话之道。
   孔子认为说话要慎重、准确、负责任。“夫人不言,言必有中”,他欣赏那些对事不轻易发表意见,但不说则已,一开口必定切中要害的人。“其言之不怍,则为之也难”,当一个人说话大言不惭的时候,真正将其付诸行动就很难了。
   孔子还说:“言未及之而言,谓之躁;言及之而不言,谓之隐;末见颜色而言,谓之瞽。”没有轮到自己讲话就越位抢话,是浮躁;该自己说话时却不说,是隐瞒;不察言观色、观察环境氛围而贸然讲话,是盲目。“时然后言,人不厌其言”,在恰当的时候说话,才不會招致别人的讨厌。
   在孔子看来,说话一忌内容不当,“子不语:怪、力、乱、神”;二忌巧言令色;三忌强嘴利舌;四忌无端抱怨。
   孔子除了关注说话的内容,也十分讲究说话的艺术。
   首先,他注重“辞达而已”。孔子惜言如金,字字珠玑,认为辞不贵多,取达意而止。如评价包含300余篇内容的《诗经》时,他只用了三个字“思无邪”,即概括了其所有诗篇之共同点在于思想纯正;提及君子的标准时,“君子不器”这四个字,就说明了君子应不限于一技一艺,而应广泛地汲取知识、博学洽闻。
   除“辞达”外,孔子也很重视文采,认为“言之无文,行而不远”,没有文采的话就传播不远。他善用比喻、对偶、归纳、对比等修辞方式,如“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入则孝,出则悌”“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等等。他还特别提出要平衡内容与文采的关系,“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朴实多于文采,就未免粗野,而文采多于朴实,又有些华而不实,唯有“文质彬杉,然后君子”。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40699.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