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村庄里的诗歌

作者:未知

  夜的帷幕终于被掀开一条缝,太阳从这缝隙里“呼哧呼哧”地缓缓挣了出来,大概用了好多的力气,涨出一脸的红晕。此时,我父亲正荷着他的那把老锄头,走在羊肠似的田埂上,巡视他的土地和庄稼。稻禾已开始抽穗,腆着大肚子,羞涩地和我父亲打着招呼。它们跟我父亲说,秋凉稻花香,水稻要水养。父亲呵呵地笑着,心里说,小孩还跟我讲条件呢。他抬起头,看到太阳已跃出地平线,如搽了胭脂一般挂在树梢上,也不禁吟了一句诗:“日出胭脂红,无雨也有风。”躲在稻田里的青蛙听了,抬杠似的“呱呱”叫道:“老哥,你又不是神,你还能呼风唤雨?”我父亲佯怒道:“九月田鸡叫,十月犁头跳,看你这乌鸦嘴还能叫多久!”伏在稻叶上的晶莹的露珠听着他们的打趣,笑得肚子痛,纷纷从稻叶上滑了下来。
  真有一阵风吹过来了,笼罩在田野上的淡淡薄雾已被风吹散。远处的村庄里,身穿锦袍的大公鸡正威风凛凛地站在草堆上歌唱,那嘹亮动听的歌声让小母鸡们癫狂不已。伏在水塘里的老牛看不惯公鸡的做派,像九斤老太一样“哞哞”嘟囔道:“喊破嗓子,不如做出样子。”狗心里也不平衡,阴阳怪气地附和老牛道:“主人让它司晨,它就捡到鸡毛当令箭,真当自己是领导了。”鹅和狗素不和睦,听到狗这话,忍不住说:“你也不是好东西!”
  村庄里的早晨永远是这样热闹,走近它,细细地听它的声音,用心去感受它,就会发现,在村庄里哪怕是一堆粪都散发着诗的醇香。十岁的我此时正背着粪筐,等捡了满满一筐,才唱着歌回家吃早饭。我唱的是这几首歌:人靠饭饱,田靠肥料。粪是劲,水是命。人是铁,饭是钢,田里无肥难打粮。
  这时,母亲已从村外的荒坟地里割了满满一篮嫩生生的猪草回来。几头圆溜溜的猪见了,欢喜得直哼哼。但它们却不会吟诗,它们没有创造性。母亲却把它们当个宝,看它们的眼神都是那般柔和慈祥,诗情由此大发:“种田不养猪,好似秀才不读书。”
  红彤彤的懒阳已爬到头顶,空气也随即变得燠热起来。知了热得受不了,躲在树荫里喊救命,可是与天地相通的稻禾却嗅到了雨的气息。它们欢笑着,对父亲说:“老哥,你真神了!说风有风,说雨就有雨。”
  “那还用说?”父亲一脸的得意。说话间,刚才晴朗的天已是风起云涌,村子里也乱了套,鸡飞着狗跳着往窝里跑。“兄弟们,快躲啊!要下雨啦。”
  乌头风,白头雨。一阵滚地的疾雷过后,大雨便跟着下来了,父亲脸上乐开了花,这是老天给他落的白米啊:处暑头上落白米,秋分稻秀齊,寒露收早稻,霜降一齐倒。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诗意地过去,很快到了金秋,广袤的田野上一片金黄。父亲豪情万丈,吟道:“九成熟十成收,十成熟九成收。”这时候,鸦、雀、田鼠早就忙着收获了。若问它们为啥要不劳而获,它们的回答比你都理直气壮:我们也是这土地的主人啊。
  春种一粒,秋收一担,土地神对待勤劳的人总是这样宽厚仁慈。此时,在我被泪水模糊的视线里,老牛正驮着黄澄澄的收获,驮着农人对天地的颂歌,慢慢地消失在夕阳里……
  (摘自2 0 0 9年2月2 7日《扬子晚报》,稍有改动)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5867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