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以心换心,方可换取真心

作者:未知

  作为一名初三数学老师兼班主任,尽管每天早上不到7点就离开家,晚上7点之后才拖着疲憊的身体进家门;尽管爱人说笑“上班像打了鸡血,下班像放了气的瘪气球”;尽管自己的孩子也在毕业班却没有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去照顾;尽管承受着不少的委屈……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坚持了下来。中考结束时,看着孩子们依依不舍的眼神,被他们围着、抱着。突然觉得这些累、这些委屈挺值。
  刚接手这个班,就发现孩子们带手机挺多的(几乎每人都带)。下课、放学孩子们像变魔术一样把手机都变出来了,打游戏的、聊QQ的、刷抖音的、看电子书的……
  因此第一次召开家长会时就把“手机问题”列为初三家长和老师首抓的问题。和家长们分析了带手机的弊端,并列举了身边好多学习基础本来挺好,却因无节制玩手机而荒废学业的实例。起先,家长还信誓旦旦的说要控制住孩子的手机,为了孩子这重要的一年,一定支持老师、支持学校工作之类的话。没过两周教室里就有不下5个学生在上课期间玩手机了。给家长打电话反映情况,大部分家长的原因如下:“他趁着我们不注意,把手机偷偷拿到学校去了,回来后一定没收”、“这几天我们不在家,要用手机联系孩子”、“孩子中午不回家吃饭,他要用微信付饭钱呢”、“现在课程难了,我们也不会辅导,孩子说在网上能学习”……还有个别家长会说:“老师,我们也实在没办法,不给拿手机就跟我们往死里闹,都不去学校了”。听到这些理由觉得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家长多么可悲呀!
  2017年9月20日下午 教室
  学校定于21、22号两天进行初三第一次月考,20号下午刚好有一节数学课,就打算给孩子们把第一二单元所学的内容复习一下,讲得正起劲时,教室后面传来了手机铃声(应该是游戏的声音),我停了下来,看到孩子们都看向了王锦江。于是走到王锦江跟前看着他双手塞在桌洞里。
  “王锦江,把手机交给老师,好吗?”
  “我没玩手机,只是看时间,不小心按错键了。”
  “现在是上课时间,你先把手机给我,下课再具体处理,行吧?”
  “不给!”王锦江用挑衅的眼光看着我,两手牢牢地抱着书桌。其他同学都转头看我如何处理此事。
  我一时性急,推倒桌子(桌子上的一摞书撒了一地),从桌洞拿出手机,走到讲台上准备继续讲课。
  “你把桌子弄倒了,书掉了一地,咋办?”
  “刘家兴,你先把桌子扶起来,把书收拾一下,我们先上课,ok?”
  “咚”刚让刘家兴扶起来的桌子再次被推到了。
  “不还我手机你就别想上课,谁也别想安生。”
  “啪”,我实在没忍住,把手机从讲台上一下子摔倒教室后墙上,手机屏碎了。
  “你赔我手机”王锦江气急败坏的吼着。
  “行,不就是个手机,我陪你就是,现在先上课。”
  “啥时候赔,你给我立个字据。”说着他拿着纸和笔走上了讲台。
  ……
  此刻,觉得好无语。
  下课后 教师办公室
  “妈,王花把我手机摔了,你让她必须还我手机,否则我不活了。”说着,王锦江跑向五楼。
  ……
  “老师你看,该批评的我也批评了,让他给你道个歉,毕竟是个孩子,你大人不记小人过。”
  “对不起”孩子不情不愿的说,“那你啥时候还我手机?”
  “手机这事你先别说,你好好学习,回头我重新给你买。”王锦江妈妈先安慰好儿子,在转向我,“老师,你看,手机你也摔了,你总不能不让我娃上学吧,先让他上课吧!”
  ……
  此刻,觉得自己好无助。
  上学期末 教师办公室
  “老师,我下学期要去上技校,不在咱们学校上了,你看,你没忍住把我手机摔了,我妈说了,在我离校前你得赔我手机。现在你赔我买手机的钱(1200元)。”
  “既然是你妈说了,就让你妈来学校领。”
  “好勒”
  第二天下午晚自习前,王锦江妈妈陪同孩子来办公室要手机了。
  “王锦江妈妈,你觉得这样做对孩子好吗?对孩子没有影响吗?”
  “有啥影响?王花把我娃手机摔了,娃要死要活的,我好不容易才安慰下来,现在你们都帮着她不想赔手机,我娃要有个三长两短,我去教育局告她,告你们学校,我还要……”
  ……
  “行,不说了,你给我写一张收条,我给你转账,看好咱娃!”
  ……
  此刻,觉得自己太理智了。
  上学期末 年级组会议上
  质量分析会期间,毛校长让各位老师提出初三年级存在的问题时,我又提出了手机问题“如果学校能出面给每个教室配备一个柜子,学生进教室交手机,放学后在领回手机,这样既不影响学生与家长联系,班主任也好管理学生的手机。”
  毛校长一口答应,并且很快就实施了。
  第二学期(2018年3月15日)
  这天教工大会时间较短,一散会我就立马跑到教室,从教室前门的玻璃处看到尹丽莎拿着手机,旁边围了四五个女生,她们有说有笑的,我走到尹丽莎跟前张开手,他很识趣的把手机给了我。
  下课后
  “老师,你能把手机还我吗,我还要用微信支付饭钱呢。”
  “今天下午准备吃啥?需要多少钱?20元够不?”
  “老师,你什么意思?我不要你的钱。”
  “你只要手机,对吧?”我笑着问她,“想要拿回手机有两种途径。通知家长明天来学校,我和你家长沟通一下,看他们能否控制住你的手机,如果可以,家长领回手机,否则你可得耐住寂寞,等到中考前再来领取你的手机,我会替你好好保管的。”我微笑的看着她,“要不我现在当着你的面给你家长打电话,省得他明天再跑一趟?”
  “喂,你好!是尹丽莎家长吗?孩子自习课时玩手机,被我没收了,如果你们能控制孩子的手机的话,明早就来学校领回手机吧。”   “不用,她不听话,我不让她带,他偷偷带走的。老师,实在不好意思,这孩子对手机依赖性太强了,不管我们把手机藏在哪儿,她都能翻箱倒柜给捣腾出来。就放您那儿,到中考前再给她,这样我们也放心。”
  我看着尹丽莎,她看着我,我们相视一笑。
  就这样,我的柜子里一下多了7、8个手机,而我们相处的又那样的融洽。
  2018年6月14日
  拍毕业照——我们即将毕业。
  “老师,我们现在能暂时拿回手机拍几张照片吗?”赵贝麒带着商量的语气說,“拍完照片后,我们再把手机交给您!老师你放心,我们一定说话算数。”
  “行!”
  拿到手机后,我们拍了好多照片:有全班合影,几乎每个学生与我的合影,小组合影,小组与各科任老师合影等。
  晚自习前,手机如数奉还。
  2018年6月21日
  开完毕业典礼,准备去教室安排打扫卫生、安全教育然后放学。这时赵贝麒拦住了我:“老师,今天咱班能不能迟放一会儿呢?顺便我把你收大伙的手机一发。”
  我还正纳闷,这时他突然用手捂住了我的眼睛,程诚和刘夕拉住了我的手走出了办公室。不一会儿,大手松开了,只见繁雯倩递给我一张卡片,上面写着“花姐,我们爱你”。然后每走两三步就有人递来一张卡片,一直到教室门口,我收到了17张卡片,这是17个回老家参加中考的孩子递给我的祝福及他们的依依不舍。此时眼中涵满了激动的泪花。
  当我踏进教室的那一刻更加惊呆了:好大的一个蛋糕,每个孩子的名字都用黑巧克力涂在白巧克力上,在蛋糕的最上面写着:“花姐,谢谢您一年来的付出,我们爱你!”
  “老师,许个愿吧!”
  不待我说出口,他们齐声喊道:“祝老师身体健康,合家欢乐,天天开心,也祝老师的孩子学习进步,考上理想的中学。”
  此时我已泪流满面,我伸开自己的双臂尽可能多抱几个孩子。
  “祝愿我的孩子们都有学可上,都能有一个好的归宿。”
  ……
  2018年7月1日
  早上一到办公室就看到办公桌上有一张光盘,旁边有一张纸条,写着“老师,请允许我们叫您一声花姐,花姐,我们爱你!让我们永运在一起。”
  打开电脑,插入光盘,看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孔,翻着一张张写满祝福的卡片,听着他们合唱的《祝你一路顺风》再次热泪盈眶……
  2018年7月20日
  中午12点网上公布中考录取分数线及个人成绩,11:50目不转睛的看着手机,相信孩子们和我一样急切。
  “老师,吕帆586,谢谢您!”
  “老师,程诚上线了,太感谢你了。”
  “老师,任嘉怡462,我们老家不考综合,分数线380分,能上重点中学,谢谢!”
  “老师,王鹏在蓝田考的,考了492,能上城关中学,多亏听了您的忠告,回老家考了,否则就没学上了,谢谢,谢谢!”
  ……
  此时,我也像孩子们一样兴奋。
  这一年我坚持下来了——累并快乐着。
  以心换心,才能换取真心,这是我多年来从教的感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6278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