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小议“整本书阅读”的策略探究

作者:未知

  摘要:“整本书阅读”的策略探究,首先要明确“整本书阅读”课程建设的课程目标定位,其次要明确“整本书阅读”课程建设的课程内容选择,再是要明确“整本书阅读”课程建设的实施过程设计以及对于“整本书阅读”课程建设的评价方案构想。由此为中学语文课堂的课程改革提供些许建议,帮助更好地进行中学语文阅读课堂改革,推动中学语文阅读课堂的“整本书阅读”课程建设。
  关键词:整本书阅读;策略探究
  在大力倡导素质教育的当下,语文课堂的改革迫在眉睫。而作为语文教育的重中之重,阅读课的改革必然深受重视,从阅读课阅读内容、阅读技巧向阅读策略教育转变到阅读课师生角色转变等方面,语文阅读课的改革都需要大跨步地进行。而在长久以来都由语文单篇课文教学大行其道的时代中,“整本书阅读”这个理念的提出仿佛中学语文教育改革界的一股清流,新奇而独特。但由于教师和学生对长期固化教学和固化学习的惯性,加之缺乏明确系统的教学指导,许多教师面对整本书阅读教学时手足无措,学生对此也是鲜有策略,因而导致整本书阅读教学现况不尽人意。所以我们有需要且有必要对于如何进行对“整本书阅读”的改变等问题进行探讨。
  一、课程目标定位
  关于“整本书阅读”的课程目标定位,我们可以将其从宏观层面作以下表述:第一,具有广阔的阅读视野;第二,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第三,多角度探究文本意义;第四,建构合理的阅读策略。若在具体课堂需要具体到不同的阅读书目,也可以以这四个方面作为基础来确定微观层面的教学目标。
  所谓阅读视野,就是指在进行“整本书阅读”时所要具备的并且在阅读结束后应当具有的文学理解视野。比如在阅读《水浒传》时,“整本书阅读”读者首先要建构古代历史小说的概念并能够描述出中国古典小说“文备众体”等的特点,要能够辨识出源自小说中的熟语并能加以正确运用,读后要能领略并陈述兵法韬略的绝妙之处究竟为何。所谓阅读习惯,通常是指学生在进行“整本书阅读”时要做到将阅读时间进行合理化规划;在一边阅读的同时要一边做好读书笔记、读书札记或者是读书体会,并在阅读结束后写好读书心得;若是“整本书阅读”的对象“整本书”容量较大,还需要学生做到边阅读边回顾,将正在阅读的内容与前面章节加以整合建立联系。所谓文本意义,通常是指从多角度、全方位、个性化来理解“整本书阅读”所读文本,比如小说阅读中的理解人物形象,诗歌阅读中品味意象意境的艺术魅力,散文阅读中体会细腻的情感表达等。所谓阅读策略,首先是融入,即在进行“整本书阅读”时让自己融入文本当中,可以是和文本中的人物同呼吸共命运共同经历喜怒哀乐,也可以是走进文本作者的内心顺着文字体会作者的思想感情;其次是重构,即在进行“整本书阅读”时要注重梳理文本,比如小说当中的情节脉络、散文当中的情感变化,要能够提取小说中不同的人物和事件进行重新整理组织进而形成新的思考和认识。
  上述这些教学目标显然是语文单篇课文难以或者无法承担的,所以说相比语文单篇课文的阅读,“整本书阅读”更容易帮助学生开阔阅读视野、养成良好阅读习惯、多角度深层次探究文本意义、建构合理的阅读策略,最终迈进成熟阅读者的行列。
  二、课程内容选择
  在讨论“整本书阅读”的课程内容选择时,需要解决两个问题:读什么和教什么。
  首先,“读什么”讨论的是“整本书阅读”的课程素材载体。读什么呢?似乎并没有一定之规规定“整本书阅读”的阅读范围,但终究也不外乎两点,学界公认的优秀作品和学生喜欢读的作品。所以通常是以这两点为基础来进行筛选符合学段目标和学生年龄心智特征的书目,以达到真正满足学生培养和提高阅读能力和精神成长的需要。但是在落实到具体选择书目时需要处理好几对关系:一是课标规定和校本特色的关系。课标一般会推荐一部分阅读书目,但是由于地域差异或者学校不同容易造成教育情境的不同,因而课标所推荐的书目其实并不是适合于所有的学生。所以学校也需要依据自身的校本文化特点和校园生活特色,在课标的推荐书目的基础进行增减调换,以确定真正适合本校学生阅读的书目。二是教师指定书目和学生选择书目的关系。教师指定阅读书目,目的是借助师生共同参与“整本书阅读”来发现问题、组织学生交流讨论解决问题。所以教师推荐书目可以增加师生共同的阅读内容,这更便于师生之间确立共同话题,使得学生在交流过程中更好地分享体验、保持高度的阅读兴趣。但需要注意的是,教师指定书目时要注意其指定的阅读书目不能过多,必须还要留出学生对于书目的自主选择时间,以满足不同学生的个性化选择和个性化发展,使得学生可以在“整本书阅读”中完善自身能力,并形成更加合理的知识结构。第三是关于文学作品和非文学作品的关系。显然,“整本书阅读”并不应只限于文学作品这个框架,非文学作品也要在阅读课程内容文本选择占有一定比例。当然文学作品是学生进行课内语文学习的一大“实践基地”,在文学作品阅读的基础上学生可以对课内学到的方法和策略加以利用进而推进整本书的阅读;而非文学作品则可以看作是学生的“世界之窗”,通过这类书籍的阅读,学生可以有所凭借地走进更为广阔的生活来纵观历史与现实以及横览不同的生活与研究领域。这里说到的除文学作品之外的阅读内容,至少还要涉及历史、科学、哲学和艺术等等方面,以此真正实现阅读视野的拓展。
  其次,“教什么”主要指向“整本书阅读”课程的教学内容。与单篇课文的教学内容不同,“整本书阅读”的教学内容具有以下特点:一是宏大背景。相比较于单篇课文来说,“整本书阅读”内容具有更大的开放性,它可以为学生提供更为广阔的探究平台。在单篇课文里常常只能展示到人物、情节或环境的某一个“橫截面”,或者只能平面地塑造形象。但“整本书阅读”不同,它的信息量大、提供的背景材料充裕,这可以非常方便地让学生可以在一条 “纵贯线”上立体地关注人物形象变化和故事情节发展,可以使学生在更多维度上有所发现。二是深度思考。“整本书阅读”中的“整本书”内容更为充实丰富,学生每次走进文本都可能会有全新的的发现或思考。再加上如果能够在“整本书阅读”的过程中补充相关的文艺理论,将更好地推进学生的阅读过程、大大增加学生思考的深度。三是策略运用。在前文我们讨论到,“整本书阅读”的丰富内容为学生营造出了更为复杂的阅读情境,当面对这样的情境时,学生就需要不断地建构阅读策略来突破难点、解决问题。所以在“整本书阅读”的复杂阅读情境中,学生通过不断探寻新的阅读方法,通过不断积累新的阅读经验,从而建构新的阅读策略。四要多元体系下的知识建构。“整本书阅读”涉及的学科领域比较广泛,而在多学科的知识为背景的体系下,学生更容易发现自己的阅读兴趣,甚至由此找到未来发展的方向。所以除了文学的熏陶渐染,“整本书阅读”也可以以其自身优势为学生补给科学概念,提供各个不同领域的知识体系,并为学生走进知识世界提供更多方向、更多选择、更多路径,为学生探寻未知世界打开更多的窗口。   三、实施过程设计
  一个合理的“整本书阅读”整体规划能够对学生的阅读起到十分有效的促进作用。“整本书阅读”的实施过程设计,有一个要求是要充分体现其“整”的特点,这也就是说在设计“整本书阅读”的实施过程时需要对阅读与鉴赏、表达与交流、梳理与探究等活动进行合理搭配组合,要做到帮助学生在基础阅读、检视阅读、分析阅读和主题阅读的基础上再去完成不同类型的学习活动,并在此过程中做到丰富原有的言语实践经验、提高学生对语言和情感的审美品位。在梳理探究“整本书阅读”的内容特点、语言风格和情感倾向的同时,应当要做到联系阅读内容、联系学生自己生活的世界,以完成文化的传承与理解。“整本书阅读”的整体规划的主要主体包括教师和学生。教师主要负责根据阅读书目特点进行整体规划学生进行自主阅读、集体讨论、展示交流、拓展延伸等等“整本书阅读”教学活动,并为学生设计“阅读学程”,借助所设计的学程完整具体地呈现“整本书阅读”的一般流程,凭借着学程督促学生用比较科学而合理的方式来 完成阅读任务。学生则需要根据自身特点自主制订独特的阅读计划,并用设计表格等方式记录阅读过程和阶段成果。而具体到教学的实施过程,大致可以将其分为 “自主阅读指导”“课堂阅读交流”两个部分。首先教师可以借助“学程”来作为督促学生完成自主阅读的工具,这里的“学程”可以分章节设计,每一个章节都包括了阅读内容、阅读任务、过程要求和成果要求四部分,通过细致而明确的任务对学生高质量地完成自主阅读做进行引导。其次,“课堂阅读交流”可以以推荐导读课、过程指导课和成果展示课为主要的三种课型,其中推荐导读课的功能是在激发学生在“整本书阅读”前对阅读的兴趣,并制定好阅读计划。过程指導课的功能主要指在“整本书阅读”进行中学生提出问题、教师解答问题,教师在这个过程中可以运用各种不同的策略来使学生的产生认知冲突,继而再借助师生交流活动来化解学生的认知冲突,使其获得成长。成果展示课包括展示“整本书阅读”的成果以及学生在阅读前的原有基础上通过“整本书阅读”得到的提升。
  在大力提倡素质教育的今天,中学语文教育也在加快着推动学生全面发展的步伐,语文学科核心素养的提出就是语文学科为全面提高学生语文能力的一大进步。让语文教师以语文核心素养为内核对学生进行教育教学可以更好地发挥语文教育的作用,让学生以语文核心素养为根基进行中学语文学习可以更好地推动其语文能力的全面提升。而在语文素养视域下,让“整本书阅读”重回语文教育界,便是对中学语文阅读的教育教学的一大改进。事实证明,“整本书阅读”确有单篇课文学习所不具备的优势之处,“整本书阅读”对于中学生语文核心素养提升也具有其他阅读方法所不可比拟的优势。因而我们有必要大力提倡语文“整本书阅读”这一阅读教学方法。
  参考文献:
  [8]吴欣歆.语文课程视野下的整本书阅读[J].课程.教材.教法,2017,37(05):22-26.
  [9]管然荣,陈金华.整本书阅读教学的“冷”思考[J].语文建设,2017(10):65-69.
  [10]程翔.从“整本书阅读”的学科定位谈起[J].中学语文教学,2017(01):8-11.
  [11]苏立康.整本书阅读:一个值得关注的热点问题——读《书册阅读教学现场》[J].人民教育,2016(24):68-69.
  [12]李卫东.混合式学习:整本书阅读的策略选择[J].语文建设,2016(25):12-15.
  [13]吴欣歆.探索发展语文核心素养的可操作性表达[J].中国教师,2016(09):39-43.
  [14]刘荃.“整本书阅读”的教学价值[J].小学语文教学,2016(07):4-6.
  [15]刘霞.整本书阅读中如何进行有效的讨论指导[J].新课程学习(上),2014(11):145.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6331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