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流行音乐中中西方音乐风格的碰撞与融合

作者:未知

  【摘要】当今社会,各种音乐艺术表现形式层出不穷,流行音乐因其具有时尚性、娱乐性功能备受人们的喜爱。而随着时代的发展和人们审美趣味的提高,单一的音乐表现形式已不能满足受众的听觉需要,多元的艺术表现形式将成为主导。现代与传统的碰撞、流行与古典的融合在横向和纵向上加深了作品的深度和广度,多维度地诠释了当今流行音乐的发展动向,音乐风格大融合的时代即将到来。
  【关键词】流行音乐;音乐风格;传统
  【中图分类号】J60 【文献标识码】A
  流行音乐作为当今社会主要的文化艺术传媒,它的发展也是与时代的变化、人民需求相结合。本文就以青年歌手谭维维演唱过的两首首歌曲《往日时光》和《康定情歌与溜溜调》为例,通过对改编部分的具体分析、对比和总结、研究,归纳出我国传统民间音乐和现代流行音乐所折射出的中西方音乐风格中不同音乐元素的碰撞和交融。
  一、《往日时光》的静态美
  《往日时光》是内地实力派唱将谭维维在《我是歌手》第十期中演唱的一首具有民谣般清丽的歌曲。谭维维的音域十分宽广,嗓音也是天生丽质,她一般可在两个八度以内自如地演唱,并可演绎多种风格的歌曲。她对流行音乐有较深的认识,对于新作品的理解和演绎也基本一步到位。谭维维在接受采访中也说到自己非常喜爱这首歌,一是它的歌词真切感人,能令自己回想起儿时对生活和家人的记忆;二是这些真挚的情感,加上曲作者乌兰托噶清澈明丽的曲风,更是感人至深。乌兰托嘎是个随和的人,但是他对歌词要求很高,他要求首先是真诚,社会上做假的东西越来越多,真诚就尤为可贵。他内心的深处有一颗敏感的心灵,有时近乎悲悯,童年时代对于苦难、命运的品尝是一个绝好的介质,使他敏感的体察到蒙古音乐之美的内核,同时也使他由此远离了华丽造作和装腔作势。正是因为知道乌兰托噶的为人和这首歌的创作历程,谭维维对此次歌曲的重新编排更是格外用心。
  首先,在旋律音调的差异与融合上,本人把它称作是一种“1+1=1”的交融形式。谭维维一直以来多以摇滚风格被大家所熟知、喜爱,但这次的《往日时光》却是一首民谣风格的作品。作品的曲调是中国传统清乐七声音阶的羽调式,缓缓而忧伤。但这次编曲却在中间副歌部分加入了歌词中所提到的俄罗斯的古老民歌——《三套车》的旋律因素,实为大胆。因为俄罗斯民歌多用和声小调,旋律中是要有#VII的变化音,与中国傳统的清乐七声羽调式虽只有一音之差却风格迥异。但是编曲者直接选取了民歌结束部分的旋律,很巧妙地避开了中间的变化音。由于两种音阶调式几乎相同,所以两曲调的结合依然熨帖无碍。这就达到了一个民族旋律融合另一个民族旋律等于一个新编曲风的流行歌曲的效果。
  其次,在演唱方式上也是美声和通俗唱法相结合。《往日时光》在一开场,谭维维就一改往日热情的摇滚风格,以民谣式的唱腔在古典吉他和钢舌鼓清新的音色衬托中唱出了安静悠扬的空灵之感,渲染出令人遐想的空间氛围。在后半段在《三套车》的民族旋律中却转换以歌剧唱腔中的美声唱法,将人们带回到从前,仿佛时空穿越回去。这种美声与通俗、民谣与歌剧的碰撞,在舞台上擦出了绚烂的光芒,让人为之眼前一亮。
  然而,谭维维带给我们的最大惊喜莫过于由著名大师演奏的两件冷门乐器——钢舌鼓和埙。这两种乐器最大的差异莫过于它们之间南辕北辙的音色了,但是两者音色中所共有的暗淡、悠远的悲伤之感,总带给人一种回忆性的召唤。埙是我国最古老的民族乐器之一,对于它大家并不陌生,由于其本身音色暗淡、音域较窄而较少用于乐团演奏。但运用于这首乐曲里,埙厚重而赋有历史召唤性的音色,暗淡而忧伤,将人带入对往事的深思之中;另一件乐器钢舌鼓,源自于瑞士,是目前世界上最年轻的乐器。钢舌鼓音色低音浑厚饱满,中高音空灵悠远,与水滴声相似,玲珑剔透,空灵十足,又有无限的神秘感,仿佛是源自心灵深处的召唤!这两种乐器一个是民族传统的,一个是现代浪漫的,同时融入到这个回忆性、召唤性极强的音调中,带给人回味无穷,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这首歌曲给听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是谭维维的曲风变化令人惊讶,她不仅高音技巧了得,唱起柔情歌曲一样清新动人;另一方面,编曲中在传统的民谣曲调和演唱方式的基础上融入的俄罗斯民歌的音调和歌剧美声唱法,两者在听觉差异上形成的转折给人心灵形成波浪般的撞击,再加上古老乐器埙和新生代乐器钢舌鼓,两者就在音色上一个厚重深沉,一个空灵悠扬。这些传统音乐元素和现代音乐元素的碰撞结合都为歌曲的创新锦上添花,使其受到了不同年龄阶段和不同层次的越来越多人的喜爱。
  二、《康定情歌与溜溜调》的热情美
  《康定情歌》是中国一首经典的、非常具有代表性的四川民歌。曾经被很多人翻唱多次,要想在这首歌上做文章,难度系数可想而知。谈及为何选择演唱《康定情歌》,谭维维坦言自己与这首歌曲颇有渊源:“我曾经与涂惠源老师有过合作,被他挑中参与一张以民族风为基础的专辑演唱,然后我们去找到了‘溜溜调’的传人,当时的见面让我心里很是触动,所以这次我就把溜溜调和《康定情歌》做了一个衔接和融合。”正是因为谭维维对民族音乐的热爱才促使她又一次将这首歌曲进行大胆的革新改造。此次比赛歌曲的旋律音调就是在传统经典民歌《康定情歌》的基础上融合了溜溜调。溜溜调有多种唱法,而《康定情歌》的主旋律是来源于康定雅拉乡一个汉族村寨的溜溜调,所以,这两种音乐元素的融合仿佛浑然天成、自然而然。新编音调里面末尾加入的装饰音和尾音,更显高亢嘹亮的西部风味,悠扬而婉转。这些中国传统音乐里面最原始、最朴素的旋律,在《我是歌手》这个既现代化又绚丽多彩的舞台背景的衬托下,更能吸引和抒发听众的民族情怀,发扬传统,彰显民族音乐独特的魅力。
  对于这首经典民歌的改编上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那特别民间甚至是原生态的“土”唱法和乐队中编配的放克、摇滚的演奏背景产生的极致冲突所折射出的中西方音乐风格的碰撞与融合。这是两种很独立特型的音乐元素,这种改编手法十分符合音乐形式的对比复调类型,两条旋律在演唱演奏形式上相互独立,又在旋律调式中形成统一,只因空间上在舞台上的重合被运用在了这首歌曲中。在开头的引子中,来自彝族的伴唱嘉宾沈尔阿培就以彝族精美的特色乐器——口弦,以两个固定音“la”和“mi”演奏出优美动听的旋律,与《康定情歌》的调式一致,都属于民族调式的“羽”“角”调,将人们带入到富有生活气息的轻松氛围里。口弦不只是一件精美的民族乐器,更是由于它音色优美、曲调丰富、外形美观而被当做定情信物,用于我国某些地区(多在云南等西部地区)少数民族的青年男女表达爱意。《康定情歌》的主题就是描写男女青年美好爱情的歌曲,用口弦做歌曲的引子,既恰到好处又富有新意。紧接着三位民族歌曲演唱嘉宾——来自藏族的扎西尼玛、羌族的尔玛富贵和彝族的沈尔阿培用极具民族特色的民族唱法,甚至是原生态的嗓音与谭维维进行了“对山歌”。这种原生态的唱法不加任何修饰地用本民族的语言直接表达了人们对生活中真、善、美的追求,高亢宽广的音调、圆润明亮的嗓音加上优美动听的曲调,山歌的民族热浪扑打着听众的身心,掀起了全场的热潮。   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在山歌对唱之后悠扬婉转的曲风突然就转为了摇滚,乐队至始至终都运用放克、摇滚的音乐元素来演奏。正如人们所熟知的放克是一种美国的音乐类型,它是将灵魂乐、灵魂爵士乐和节奏蓝调融合成一种有节奏的、适合跳舞的新音乐形式。它不再强调旋律与和声,而是通常建立在单一和弦上的衍伸性即兴伴奏,不再围绕和声进行,强调电贝斯与鼓的强烈节奏律动。这样强烈的动感因素完全颠覆了歌曲原本悠扬婉转的抒情形象,使音乐本身都富有热情洋溢之感。但是开头电吉他所演奏的旋律却是“32126”,是与《康定情歌》音调完全相同的旋律线条,使原生态和电声的自然不突兀。整首乐曲的演唱方式却一直是民族性的“土”唱法,当原生态的装饰音的俏皮劲儿配上借助电吉他、电贝斯、电子琴以及爵士鼓作伴奏而成的放克音乐的舞动感,这种编配可谓巧夺天工。中间间奏部分加入由萨克斯风、小号和长号等铜管乐器,加强了乐曲节奏的“冲击感”,但是演奏的音调仍是“61236”的民族五声音阶的音,同时与三位演唱嘉宾真挚抒情的民族旋律相结合,无不淋漓尽致地体现着中西方音乐风格的极致反差和奇妙的融合。舞台上的演奏演唱人员的安排也是很有意思的。主唱谭维维在舞台中间部分,位于她的左手边是三位民族伴唱嘉宾,右手边则是电吉他、电贝斯选手,也就是说谭维维的左右两边各自代表不同风格:一是代表中国传统的民间音乐元素,另外一方代表西方现代的摇滚类型;一边是现代化的重金属乐器,另一边是传统的民族民间舞蹈。歌曲在最后一段则完全采用流行音乐的形式——重复单一旋律,即达到弱化旋律的效果来突出其他因素,这与传统的民族民间音乐所强调的旋律音调形成强烈的对比。所有这些零碎的音乐元素碰撞在一起,就成为了另外一个完整的动感由热情奔放的新编《康定情歌》。毫无悬念,最后谭维维凭借此曲和她的团队一起夺得了第九期比赛的冠军,让人牢记的不只是冠军的名词,更是余音绕梁的音乐。
  知名音乐制作人黄舒骏老师在他的微博上评价谭维维的歌曲说她做到了“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将爵士和放克融入经典民族歌曲,演唱的时候又能游刃有余是非常难得的。摇滚先锋栾树也在赛后评价谭维维“不管怎么唱,人们都会记住,这就是谭维维”。
  从这几个简单的歌曲及其编配中,我们可以看到中西方音乐风格本身所具有的獨立的文化价值,看到它们各自代表着不同的文化背景。它们带给人的是不同的审美观,它们之间是矛盾的不可替代的,但它们的共同点就是都会随着地域、阶段的不同而改变。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趋势,各国、各地域之间的文化的交流、碰撞和融合都是不可避免的,而流行音乐作为主要的文化艺术传媒,它的发展也应与社会和时代的变化、人民需求相结合。这个结合的过程就是中西方音乐风格的碰撞与融合的发展历程,这种现象将会一直持续下去,作为音乐人的我们要做的是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从而使我们的音乐发展得更为强大。
  参考文献
  [1]陶辛.流行音乐手册[M].上海:上海音乐出版社,1998.
  作者简介:李蓓(1972—),女,河南大学音乐学院教师,毕业于意大利弗罗西诺内音乐学院歌剧演唱专业以及歌剧、音乐剧表导演专业(硕士),曾于意大利导演歌剧与音乐剧,研究方向:音乐剧演唱、表演、以及流行演唱研究。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502997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