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传播学“公地危机”的成因分析

作者:未知

  【摘要】传播学现在俨然成为了一门“显学”,但纵观目前我国传播学的发展现状,发现传播学由于众多关联学科的研究介入,而处在了“公地危机”之下,究其成因可以分为三个方面:一、先天发育不足,学科自身理论与方法薄弱;二、研究导向偏差,内卷化研究对学科发展的削弱;“列强”觊觎,强势学科的强力介入。
  【关键词】传播学 公地危机 关联学科
  20世纪80年代传播学引入我国,由于切合了中国的国情与社会发展需要,传播学90年代在我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众多关联学科的学者纷纷踏足,利用自身学科的理论与方法对传播领域进行研究,客观上大大的促进了传播学的发展,使得传播学成为了一门“显学”。诚然,一门学科的发展需要关联学科的滋养,但由此成为了关联学科的“公地”,而丧失了学科的独立性与自主性,这显然于自身发展不利。
  本文对于传播学“公地危机”的认定主要基于如下几点事实:第一,关联学科的研究成为了“主角”,而传播学自身研究成为了“配角”,传播学自身缺少有影响力的成果,而因关联学科的丰硕成果成为其“和声”。第二,传播学学科边界与自身研究领域的消解,传播学自身“壁垒”消失殆尽,关联学科的理论介入轻易的形成传播学的研究热点。第三,传播学研究始终朝外,期待关联学科的介入与援助来解决自身的发展问题,并由此形成依赖症。治病需探究病因,笔者认为传播学的“公地危机”的成因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
  一、先天发育不足。学科自身理论与方法薄弱。
  传播学是一门年轻的学科,其历史也不过百余年,与文学、社会学、哲学等学科不可同日而语,传播学传人我国不过四十年的光景。由于传播学学科的形成时间短,不可避免的缺少学科历史积淀,因而先天发育不足,自然就会有理论与方法薄弱的缺陷,主要体现在:第一,在理论层面,传播学缺少统摄性的核心概念,如经济学设定人为天然具有经济理性的人,社会学把人界定为所有社会关系的总和,而传播学目前尚未有定论,所以无法形成概念的生发与意义的邀约。传播学的形成理论形成过程本来就是一个吸纳其它学科理论的过程,我们在研究传播学理论时,发现心理学与社会学的理论几乎成为了传播学的理论基石;第二,在方法层面,研究方法存在割裂现象。传播学大量采用了实证主义的研究方法,以二战后美国学者为主的研究群体将精力放在了定量研究上,而以欧洲学者为主的研究群里如法兰克福学派则把精力都放在了定性的论述上,两派为此争论不已。理论缺少积淀,研究方法的割裂,为传播学的发展埋下的“公地危机”种子。
  二、研究导向偏差。内卷化研究对学科发展的削弱。
  内卷化研究指学科领域内某个层面、某个视角的不断深入,其着力点不在于学科构成框架的整理性上而在于局部的深挖(吴予敏,2017)。一门发展成熟的学科,必然需要研究的深度,因此内卷化研究就显得非常必要。对于一门正在急速发展的学科则会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传播学由于传播技术的日新月異,社会媒介化趋势明显,部分学者沉浸在自身的研究领域,缺少学科从学科的生存与发展层面的整理性研究。一门学科的发展,需要有科学整理的构架和明确的发展方向。笔者通过第知网近三年来的传播学1745篇文章的统计,发现内卷化研究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研究主题散乱,研究主题有146个,主要聚焦在传播史、学者观点研究、理论批判、某个传播现象阐释、媒介研究等方面,二传播学学科构建层面的研究则很少;第二,学科发展方向不明确,没有形成统一的认识。余也鲁先生主张传播学的东方化,邵培仁教授主张形成人类整体传播学,林升栋教授主张构建华夏传播学。众多学者都有传播学发展方向的阐释,共识也仅限于要构建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传播学,而缺少实质性的学科发展共识。内卷化研究导致了传播学研究领域的松散,为传播学的“公地危机”提供了条件。
  三、“列强”觊觎。强势学科的强力介入。
  传播学“公地危机”是内外因共同作用的结果,“列强”觊觎,强势学科的强力介入则成为了传播学“公地危机”的外因。传播学集大成者斯拉姆在描述关联学科的学者对于传播学的研究时曾提到:“他们匆匆而过,没做停留,然后走向其他方向”。目前强势介入的学科有:社会学、心理学、政治学、经济学、市场营销学、人类学、民族学等。强势学科的强力介入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第一,利用学科理论来阐释传播现象,主要集中在心理学和社会学,如用心理学来解释受众对传播内容的偏好、社会构成来界定并归纳受众阶层。第二,用学科研究方法来研究传播现象,如经济学和市场营销学,如受众媒介行为统计、传播内容有效反馈等。强势学科多数学者的进入的初衷显然是为了证实本学科理论与方法的普适性,而非为了传播学的发展。强势学科的强力介入,使得自身成为了研究的主角,而本学科的研究学者反而成为了配角。笔者通过第知网近三年来的传播学631学者统计,发现关联学科的学者竟然占到了六成。
  传播学的形成与关联学科之间有着必然的联系,关联学科也为传播学的成长提供了诸多养分。但一门学科的发展必然不能永远依赖于外援,更不能失去自身的独立性与自主性。诚如厦门大学陈培爱教授对于广告学的界定:广告与其它学科有交集,但不代表广告学没有自己的边界与领域,广告学有自身独特的研究范畴。此论也实用与传播学,传播学应该有自己的边界与领域,必须保有自身独特的研究领域,坚持赖以生存的独立性与自主性。非如此,传播学就会由“公地危机”演变成“公地悲剧”。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13680.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