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纯中药治疗2型糖尿病验案一则体会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摘 要】透过验案一则体现了中医“辨病”、“辩证”、“对症”的临床思路,并活用中药剂型,使患者依从度高,进而停用所有西医降糖药,取得纯中药治疗2型糖尿病的治疗效果。
  【关键词】糖尿病;消渴;验案;中医; 中药
  Abstract In this case study,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clinical thinking of "diseases diagnosis", "pattern differentiation" and "symptoms treatment" were well embodied. By using different TCM dosage forms, the patient was highly compliant and gained positive therapeutic effect of only Chinese medicine treatment on type 2 diabetes after all modern hypoglycemic drugs were discontinued.
  Key words: Diabetes, Emaciation-thirst Disease, Proven case, Chinese Medicine,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中圖分类号】 R285【文献标识码】 A【文章编号】 1672-3783(2019)05-03-183-02
  我国糖尿病以2 型糖尿病为主,患病率在2013年为10.4%[1],中老年人均经济负担为9594.1元,人群经济负担2598.6亿元[2],是国家非常重视的慢性病之一。
  1 病案介绍
  患者,男,54岁,体型中等,2017年12月5日初次就诊,自述已服西药格列齐特、阿卡波糖,控制血糖在正常范围一年多,但耳鸣症状明显,随着就诊次数增加,并提出视物模糊、手臂麻木的症状。抽烟史30多年,现已戒烟,偶饮酒。在服用中药汤剂一段时间后,血糖稳定,症状改善,即改用中药打粉,泡热水频服以巩固疗效。患者于2018年1月10日停用阿卡波糖,4月8日停止所有西药,7月11日查糖化血红蛋白5.9%为正常,仍持续服中药,血糖控制与生活质量均满意。由于糖尿病的治疗时间長、诊次多,在此只选出初诊与第六诊处方如下:
  初诊: 2017年12月5日,自述近2周平均空腹血糖为7.1mmol/L,餐后2小时血糖10.7mmol/L,血脂正常偏上限,耳鸣如知了声,时有轰鸣声,矢气多,纳眠二便正常,舌质黯,舌边有瘀点,苔白厚乏津。处方:川黄连20克,吴茱萸6克,煅瓦楞子30克,白晒参20克,生石膏40克,知母30克,生甘草10克,乌梢蛇20克,灵芝30克,蜈蚣3条,绿萝花20克,红曲6克,生山楂20克,三剂,每2天一剂。
  按语:由于苔白厚乏津,为燥热之象,因此诊断为中消,《金匮要略·消渴小便不利淋病脉证治第十三》:“渴欲饮水,口舌干燥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选方白虎加人参汤。黄连、灵芝[3]、绿萝花[4]现代研究表明可以有效的降低血糖。乌梢蛇、蜈蚣祛风痛络治疗耳鸣。矢气多为伤食,红曲、山楂消食积、活血化瘀又降血糖。煅瓦楞子软坚散结又化痰瘀。吴茱萸和黄连成为左金丸,防止方剂太过寒凉,并加强胃腑通下。
  6诊:
  处方(打粉):2018年1月23日,西洋参25克,知母30克,川黄连20克,绿萝花30克,红曲9克,陈皮20克,车前子30克,灵芝孢子粉30克,韭子30克,肉桂5克,决明子30克,松节20克,白菊花15克,生山楂15克,白芍20克。制成药粉三十包,每日一包,泡开水频服。
  按语:因患者无不良症状,此方主要是益脾气温肾阳,佐以清热、除湿、化瘀、消食,并对高血糖、血脂症状进行控制。
  2 讨论
  2.1 糖尿病的中医理解 糖尿病的病理表现主要为血中葡萄糖的升高,葡萄糖糖可视为人的精微物质,此属脾气虚不能运化水谷精微,此为疾病的共性病机[5],因此补脾气之中药如生晒参,西洋参等为处方的基础用药。《中医内科学》认为糖尿病可参考消渴病进行辨证论治[6],然而多饮、多食、多尿、乏力、消瘦的症状在临床上往往并不突出,此时唯有西医的检查能帮助中医的诊断。重视西医检查报告的中医理解,可以提高临床療效。
  2.2 对症用药的重视 对症用药,就是在不违背辩证的基础上,给于适当的用药,甚至“专症专药”[7],这样不仅可以解诀患者的痛苦,还可以建立患者的信任感,提高临床疗效。例如黄连,不但针对了中焦的热邪,也有对症降血糖的效果。
  2.3 中药剂型的运用
  患者从第1诊到第6诊使用汤剂,元·徐彦纯《本草发挥》:“汤者荡也,去大病用之”,适用于不稳定或严重的病情。由于患者出示自我检测平均血糖控制在正常范围,注重规律的饮食和运动,且视物模糊、手臂麻木和耳鸣均有改善,于第6诊(2018年1月23日)开始中药打细粉,每日小剂量,并用熱开水冲泡频服,类似于宋代煮散的剂型。煮散的中药用量小,成本低,饮用方便,可巩固疗效,并在长期服用中药的情况下,使患者的依从性较高[8]。
  3 结语
  糖尿病治疗时间長,从治疗费用、稳定血糖、降低胰岛素抵抗、甚至可能恢复胰脏分泌胰岛素的观点看,长期使用纯中药对糖尿病的治疗值得研究与追踪。患者应于适当时间定期复查糖化血红蛋白、高胰岛素血症、肝功能、肾功能等以明确中医的疗效。
  参考文献
  [1] 中国2型糖尿病防治指南(2017年版)[J].中国实用内科杂志, 2018, 38(04):292-344.
  [2] 冷瑶,李燕喃,邓晶.我国中老年糖尿病患者的疾病经济负担分析[J].卫生经济研究,2018(10):46-49.
  [3] 张廷模.中药学[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0
  [4] 张晓英,张致英.藏药绿萝花药理作用研究进展[J].中国民族医药杂志, 2017, 23(02):51-53.
  [5] 毕国伟,卢政男,江泳.浅谈张仲景“辨病”思想[J].成都中医药大学学报,2016, 39(01):109-113.
  [6] 吴勉华.王新月.中医内科学[M].3版.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 2012
  [7] 毕国伟,江泳.从仲景“辨证论治”谈用药精要[J].成都中医药大学学报,2017, 40(04):82-85.
  [8] 江泳,冯欣,杨殿兴,张毅.对中药煮散剂现状的认识与思考[J].四川中医,2010, 28(05):69-71.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78426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