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药联合疏和平逆汤治疗反流性食管炎46例临床观察

作者:未知

  【摘 要】 目的:观察西药联合疏和平逆汤治疗反流性食管炎的临床疗效。方法:选取反流性食管炎患者92例作为研究对象,随机将其分为两组,各46例。对照组给予奥美拉唑肠溶胶囊治疗,观察组在对照组基础上联合疏和平逆汤治疗。观察两组治疗效果、中医证候积分、复发率。结果:观察组治疗总有效率(93.48%)高于对照组(76.09%),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两组中医证候积分低于治疗前,且观察组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复发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疏和平逆汤联合西药治疗能够有效改善反流性食管炎患者临床症状,降低复发率,临床疗效较好。
  【關键词】 反流性食管炎;肝胃不和证;疏和平逆汤;奥美拉唑肠溶
  【中图分类号】R256.3 【文献标志码】A【文章编号】1007-8517(2019)6-0087-02
  反流性食管炎是临床常见的消化系统疾病,主要因酸性胃液及胆汁反流至食管内,诱发食管出现炎症、溃疡及纤维化病变等表现,常使患者出现反酸、腹胀、嗳气等症状,严重影响患者正常工作及生活[1]。质子泵抑制剂是目前临床治疗反流性食管炎的主要药物,虽具有良好治疗效果,但长期治疗效果不甚理想,停药后易出现反复发作情况[2]。而中医药对反流性食管炎治疗具有一定特色,具有弥补西药副作用较多等不足的作用[3]。笔者采用西药联合疏和平逆汤治疗反流性食管炎,观察临床疗效。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本院2017年4月至12月收治的反流性食管炎患者92例为研究对象,按照随机数表法将其分为两组,各46例。对照组男26例,女20例;年龄22~75岁,平均年龄(45.24±5.71)岁;病程2~10个月,平均病程(5.81±2.16)个月。观察组男24例,女22例;年龄23~74岁,平均年龄(44.87±5.68)岁;病程3~10个月,平均病程(5.01±2.23)个月。两组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 诊断标准 西医参照《2014年中国胃食管反流病专家共识意见》[4]中相关诊断标准;中医参照《胃食管反流病中西医结合诊疗共识意见(2010)》[5]中反流性食管炎肝胃不和证相关诊断标准;主症:反酸、嗳气、烧心等;次症:恶心、纳差、情绪不畅等。
  1.3 纳入标准 均符合上述中西医诊断标准;入组前2周未服用其他类药物治疗;患者均签署知情同意书。
  1.4 排除标准 排除消化性溃疡、原发性食道动力疾病、上消化道恶性病变者;合并严重脏器功能障碍者;精神异常不均认知能力者;药敏试验过敏者。
  1.5 方法 对照组早晚餐前口服奥美拉唑肠溶胶囊(重庆莱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国药准字H20130096)20mg/次,2次/d。观察组在对照组基础上联合疏和平逆汤治疗,方剂组成:白芍15g,枳壳、乌贼骨、柴胡、佛手、法半夏、浙贝母各10g,陈皮6g,炙甘草5g,黄连3g,吴茱萸1g。反酸者加煅瓦楞子10g;胃气上逆者加赭石15g,旋覆花10g;大便稀溏者加山药15g、炒白术10g;胸痛者加丹参10g。1剂/d,2次/d,分早晚温服。两组连续用药治疗8周。治疗完成后进行为期6个月的随访。
  1.6 评价指标 ①疗效标准。治愈:症状消失,证候积分减少≥90%;显效:症状明显改善,75%≤中医证候积分减少<89%;有效:症状好转,30%≤中医证候积分减少<74%;无效:症状未有改善,证候积分减少<29%[5]。总有效=痊愈+显效+有效。②中医证候积分。主症按照无、轻、中、重4个级别分别记0、2、4、6分,次症按照无、轻、中、重4个级别分别记0、1、2、3分,中医证候积分为主症及次症评分之和。③复发率。统计两组随访6个月内的疾病复发情况。
  1.7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24.0软件进行数据处理,计量资料用均数加减标准差(x±s)表示,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疗效比较 观察组治疗总有效率93.48%高于对照组76.09%,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2 两组中医证候积分比较 治疗后两组中医证候积分低于治疗前,且观察组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3 讨论
   现代医学认为,反流性食管炎发病病机为食管粘膜息肉屏异常、内脏高敏感性、胃排空功能异常等[6]。因此,治疗中多采用质子泵抑制剂及黏膜保护剂进行治疗,其中以奥美拉唑肠溶胶囊应用较为广泛,该药是一种质子泵抑制剂,易浓于酸性环境中,在口服后可特异性作用于胃黏膜壁细胞分泌小管中,转化为亚磺酰胺的活性形式,最终形成亚磺酰胺与质子泵复合物,从而抑制酶活性及胃酸分泌,继而缓解胃酸对胃肠道黏膜的损伤,起到控制病情作用[7]。
  中医将反流性食管炎归属于“嘈杂”、“吐酸”等范畴,认为病位在食管及胃,与肝、胃、脾等脏腑功能失调相关。主张病机为肝气郁滞,气机不畅则致木不疏土,终致肝胃不和,胃气上逆而诱发该病[8]。故中医治疗主张以理气和胃、平肝降逆为基本原则。本研究结果显示,观察组治疗总有效率高于对照组,复发率低于对照组,治疗后两组中医证候积分低于治疗前,且观察组低于对照组(P<0.05),表明疏和平逆汤联合西药治疗流性食管炎肝胃不和证效果优于西药单一治疗。究其原因为疏和平逆汤中柴胡具有疏肝解郁、肝气条达之功效;法半夏具有消痞散结、降逆止呕之功效;枳壳具有化痰消积、行气宽中之功效;陈皮、佛手合用共奏疏肝行滞之功效;浙贝母具有化痰散结之功效;吴茱萸具有散寒止痛、行气消胀之功效;黄连具有泄降肝火、清热燥湿之功效;白芍具有柔肝止痛、平抑肝阳之功效;用炙甘草调和诸药共奏疏肝解郁、柔肝止痛、行气消胀之效。现代药理学研究证实,柴胡可有效抑制胃蛋白酶活性及胃酸分泌;枳壳可有效促进肠道平滑肌收缩,利于胃肠排空,改善胀满症状[9]。故疏和平逆汤联合西药治治疗,相互作用,提高治疗效果,加快患者康复进程。
  综上所述,疏和平逆汤联合西药治疗能够有效改善反流性食管炎患者临床症状,降低复发率,临床疗效较好。
  参考文献
  [1]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消化系统疾病专业委员会.胃食管反流病中西医结合诊疗共识意见(2010)[J].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2011,31(11):1550-1553.
  [2]李枝锦,李静,吴平财.中医宏观辨证结合微观辨证治疗反流性食管炎(肝胃不和证)临床观察[J].中国中医急症,2016,25(2):361-363.
  [3]林柳兵,沈艳婷,阙任烨,等.中西医结合治疗肝胃不和型难治性反流性食管炎28例[J].山东中医药大学学报,2017,41(3):221-225.
  [4]陈旻湖,侯晓华,肖英莲,等.2014年中国胃食管反流病专家共识意见[J].胃肠病学,2015,20(3):155-168.
  [5]李岩,陈治水,危北海.胃食管反流病中西医结合诊疗共识意见(2010)[J].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2011,31(11):1550-1553.
  [6]中华医学会消化病学分会.Barrett食管诊治共识(草案)[J].现代消化及介入诊疗,2006,45(4):349-350.
  [7]张婷婷,鄂义峰.加味补中益气汤联合奥美拉唑肠溶胶囊治疗老年反流性食管炎临床研究[J].四川中医,2017,35(5):176-177.
  [8]田冀虹,刘文英,田巍.自拟中药疏肝降逆汤联合西药对反流性食管炎患者临床症状及生活质量的影响[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17,26(4):396-398
  [9]杨毅勇,陈英群,吴婷婷.半夏泻心汤合四逆散治疗反流性食管炎临床观察[J].上海中医药杂志,2015,49(1):34-36.
  (收稿日期:2019-02-21 编辑:杨希)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6922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