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究前列腺增生症应用经尿道钬激光剜除术和电切术的临床疗效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 对比经尿道钬激光前列腺剜除术(HOLEP)以及经尿道前列腺电切术(TURP)治疗前列腺增生症的疗效。方法 75例良性前列腺增生症(BPH)患者, 随机分为HOLEP组(38例, 应用HOLEP治疗)及TURP组(37组, 应用TURP治疗)。于术前、术后1个月、术后1年比较两组最新国际前列腺症状评分(IPSS)、最大尿流量(Qmax)、残余尿量(PVR), 比较两组手术用时、尿管留置用时、住院用时、并发症发生情况。结果 两组术前、术后1个月的IPSS评分、Qmax、PVR比较, 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HOLEP组术后1年的IPSS评分、Qmax、PVR均优于TURP组, 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HOLEP组手术用时(74.58±9.33)min短于TURP组的(89.50±20.45)min, 尿管留置用时(24.04±3.01)h短于TURP组的(68.11±15.11)h, 住院用时(46.44±13.41)h短于TURP组的(89.76±18.99)h, 并发症发生率13.16%低于TURP组的32.43%,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均未发生尿失禁和尿道狭窄等严重并发症。结论 HOLEP和TURP在治疗前列腺增生症中, 前者的治疗效果优于后者, 且远期效果较佳, 同时安全性较高, 故值得臨床借鉴和推广。
  【关键词】 前列腺增生症;经尿道钬激光前列腺剜除术;经尿道前列腺电切术;安全性
  DOI:10.14163/j.cnki.11-5547/r.2019.14.029
  BPH最常见的并发症为膀胱出口梗阻(BOO), 以往采用TURP作为治疗的常规手段之一, 但是相关医学研究认为, 应用TURP 治疗后, 患者会发生、围手术期出血、水中毒、术后尿失禁等电切综合征(TURS), 对患者的健康和生活产生影响[1]。当下, 临床上迫切需要安全性高、创伤小、效果理想的治疗方法, 其中HOLEP技术应运而生。相关数据指出[2]:改善治疗方法损伤厚度<0.4 mm、治疗区域不出血, 因此能遏制液体在此位置被吸收, 故相应的提升治疗安全性。为此作者将深入分析两种治疗方法的疗效, 主要宗旨是在工作中更好的为患者服务的同时提升自我技术水平, 相应的材料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选取本院2017年1~12月收治的75例BPH患者, 随机分为HOLEP组(38例)及TURP组(37组)。HOLEP组年龄59~78岁, 平均年龄(67.9±7.6)岁;病程4~13年, 平均病程(7.1±3.2)年。TURP组年龄58~78岁, 平均年龄(67.6±7.4)岁;病程4~12年, 平均病程(7.0±3.1)年。两组患者一般资料比较, 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具有可比性。
  1. 2 纳入标准 ①患者经过本院相关检查均确诊为BPH;②无严重疾病;③无BPH手术治疗史;④符合HOLEP和TURP手术治疗指征;⑤患者均知晓本院能开展HOLEP和TURP手术, 由患者自主选择手术方式, 并签字确认。
  1. 3 治疗方法
  1. 3. 1 HOLE组 ①麻醉方法:硬膜外麻醉;②经过尿道将连续灌洗内镜置入;③将末端发射钬激光光纤插入550 ?m;④在处理前列腺时, 将输出功率调整至98 W;⑤从膀胱颈到精阜间将前列腺切除;⑥组织粉碎器置入, 将增生腺粉碎后吸出。留置三腔尿管。
  1. 3. 2 TURP组 ①麻醉方法:硬膜外麻醉;②经尿道将汽化电切镜置入;③从膀胱颈至精阜将前列腺切除;④冲洗膀胱。留置三腔尿管。
  1. 4 观察指标 于术前、术后1个月、术后1年比较两组IPSS评分、Qmax、PVR, 比较两组手术用时、尿管留置用时、住院用时、并发症发生情况。
  1. 5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17.0统计学软件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 x-±s)表示, 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 采用χ2检验。P<0.0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 1 两组术前、术后1个月、术后1年IPSS评分比较 术前, HOLEP组和TURP组IPSS评分分别为(22.31±4.01)、(22.35±3.33)分, 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t=0.047, P>0.05);术后1个月, HOLEP组和TURP组IPSS评分分别为(6.75±2.73)、(6.99±2.17)分, 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t=0.421, P>0.05);术后1年, HOLEP组和TURP组IPSS评分分别为(4.99±2.18)、(7.51±2.11)分;HOLEP组IPSS评分低于TURP组,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t=5.085, P<0.05)。
  2. 2 两组术前、术后1个月、术后1年Qmax比较 术前, HOLEP组和TURP组Qmax分别为(5.30±1.89)、(5.45±1.75)ml/s, 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t=0.356, P>0.05);术后1个月, HOLEP组和TURP组Qmax分别为(18.42±3.21)、(18.30±3.21)ml/s, 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t=0.161, P>0.05);术后1年, HOLEP组和TURP组Qmax分别为(20.45±5.05)、(18.00±4.35)ml/s;HOLEP组Qmax高于TURP组,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t=2.248, P<0.05)。
  2. 3 两组术前、术后1个月、术后1年PVR比较 术前, HOLEP组和TURP组PVR分别为(115.80±75.89)、(109.10±74.89), 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t=0.385, P>0.05);术后1个月, HOLEP组和TURP组PVR分别为(15.89±17.76)、(16.25±16.60)ml, 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t=0.091, P>0.05);术后1年, HOLEP组和TURP组PVR分别为(16.67±15.61)、(24.79±14.35)ml;HOLEP组PVR少于TURP组,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t=2.344, P<0.05)。   2. 4 两组手术用时比较 HOLEP组手术用时为(74.58±9.33)min, 短于TURP组的(89.50±20.45)min,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t=4.046, P<0.05)。
  2. 5 两组尿管留置用时比较 HOLEP组尿管留置用时为(24.04±3.01)h, 短于TURP组的(68.11±15.11)h,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t=17.627, P<0.05)。
  2. 6 两组住院用时比较 HOLEP组住院用时为(46.44±13.41)h, 短于TURP组的(89.76±18.99)h,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t=11.436, P<0.05)。
  2. 7 两组并发症发生情况比较 HOLEP组发生5例并发症, 并发症发生率为13.16%, 包括2例血尿、2例尿路感染、1例膀胱刺激征;TURP组发生12例并发症, 并发症发生率为32.43%, 包括4例血尿、5例尿路感染、3例膀胱刺激征;HOLEP组并发症发生率低于TURP组,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χ2=3.973, P<0.05)。两组均未发生尿失禁和尿道狭窄等严重并发症。
  3 讨论
  BPH的高发人群为中老年男性, 主要表现为尿急、尿频、排尿困难等。在尿动力学中为BOO, 解剖学中为前列腺增大(BPE), 主要依靠手术治疗[3]。TURP在临床上应用时间较久, 在手术中经尿道将高频电刀置入后在监视器的引导下切除增生的前列腺组织, 主要治疗目的为扩大尿道腔, 改善和缓解BOO。但是前列腺腺体完整切除困难, 致使术后残留的腺体继续生长。此外, 由于手术治疗的时间较长、切除的组织不彻底, 最容易复发, 同时亦增加电切综合征的发生率。另外术后患者因为灌洗体液的原因, 增加低钠血症的发生率, 对患者的生命健康产生威胁[4]。
  HOLEP屬于激光技术, 是在TURP基础上进行完善的治疗方法, 主要通过钬激光内窥镜将钬激光直射光纤通过人为的通道进入后对其患病组织进行切除, 切除后止血效果理想, 同时防止在切除的过程中误将血管、包膜造成损伤, 另外在整个钬激光切除的过程中未产生电流, 而血浆以及灌注液体没有渗透现象发生。尤其是术中联合粉碎器的应用, 术中可以将增生腺体进行深度切除, 同时利用镜体将腺体向膀胱方向剜动, 而激光切割组织后切割位置得到及时的止血操作, 并推向膀胱, 充分利用粉碎机将前列腺体吸出。因为损伤性小, 故术中出血量少, 最终达到深度完整性切除的目的[5]。此外也有一些弊端, 例如:包膜非常薄, 极易发生穿孔, 导致静脉丛出血;一旦手术的治疗延长, 术中使用的冲洗液亦能被患者的机体吸收, 并发生电解质平衡紊乱;术后残留的腺体亦能对患者的排尿状态产生影响, 增加复发的可能。故提升操作医生的技术水平非常重要, 可以有效减少上述情况的发生率[6]。
  HOLEP和TURP的切除方式亦存在差异, 前者需要对切割组织进行分层、分块, 再碎块后保障切除后的组织能通过尿道顺利的排出, 而后者在切除前在包膜内进行分块后剜除, 能够另粉碎器吸出、去除, 液体进行吸收后固定, 以便下次切除方便[7]。两种治疗方法的近期效果差异较小, 但是远期效果较为明显, 该结论通过本次研究结果证实。
  综上所述, HOLEP和TURP在治疗前列腺增生症中, 前者的治疗效果优于后者, 且远期效果较佳, 同时安全性较高, 故值得临床借鉴和推广。
  参考文献
  [1] 邹国庆, 杨觉先. 钬激光剜除术治疗良性前列腺增生大于100 g近期的疗效观察. 当代医学, 2010, 16(18):88-89.
  [2] 叶章群. 激光技术在治疗良性前列腺增生症中的应用. 中华外科杂志, 2013, 51(2):127-130.
  [3] 刘齐贵, 李新, 马伟青, 等. 经尿道钬激光前泪腺剜除术治疗症状性前列腺增生症3162例分析. 中华外科杂志, 2013, 51(2):123-126.
  [4] 赵春雷, 姜庆, 郑昌建, 等. 钬激光剜除术治疗良性前列腺增生症疗效及安全性的Meta分析. 激光杂志, 2012, 33(5):56-58.
  [5] 王忠, 陈彦博, 陈其, 等. 经尿道前列腺钬激光剜除术治疗良性前列腺增生的疗效研究. 现代泌尿外科杂志, 2013, 18(6):535-537.
  [6] 王子锋, 张宏, 杨群, 等. 钬激光前列腺剜除术与经尿道等离子前列腺剜除电切术治疗良性前列腺增生的效果对比. 中国综合临床, 2015, 31(9):831-834.
  [7] 凌中立, 顾骧, 王铁汉, 等. 经尿道前列腺钬激光剜除与前列腺汽化电切治疗前列腺增生的疗效比较. 医学理论与实践, 2016, 29(10):1338-1340.
  [收稿日期:2019-01-09]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84099.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