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EB病毒混合感染的临床分析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 分析EB病毒(EBV)的混合感染情况, 为EB病毒相关疾病的诊断提供依据。方法 选取171例诊断EB病毒感染, 同时完善肺炎支原体(MP)、肺炎衣原体(CP)抗体、腺病毒(ADV)、呼吸道合胞病毒(RSV)、流感病毒A( FluA)、流感病毒B(FluB)、巨細胞病毒(CMV)病原的患儿作为研究对象, 回顾性分析患儿的临床信息、实验室资料及其混合感染率、混合感染病原谱。结果 171例患儿中男67例(39.2%), 女104例(60.8%), 年龄0.7~14.0岁, 平均年龄(3.06±3.84)岁;年龄≤3岁56例, 3~6岁39例, 7~14岁76例。传染性单核细胞增多症26例(15.2%), 上呼吸道感染54例(31.6%), 淋巴结炎5例(2.9%), 肺炎72例(42.1%), 肾病综合征3例(1.8%), 血尿1例(0.6%), 免疫性血小板减少症4例(2.3%), 川崎病3例(1.8%), 白血病2例(1.2%), 嗜血细胞综合征1例(0.6%)。152例(88.9%)有不同程度的发热, 78例(45.6%)有颈部淋巴结肿大, 20例(11.7%)有肝脾肿大, 21例(12.3%)皮疹、咳嗽, 12例(7.0%)有眼睑水肿。外周血白细胞总数(2.4~35.2)×109/L, 白细胞分类中淋巴细胞百分比>60%, 血小板减少4例, 贫血54例, 血涂片异形淋巴细胞≥10%的15例, 肝功能异常20例。外周血白细胞总数(2.4~35.2)×109/L, 白细胞分类中淋巴细胞百分比>60%, 血小板减少4例, 贫血54例, 血涂片异形淋巴细胞≥10%的15例, 肝功能异常20例。171例患儿中, 混合感染88例(51.5%), 3~14岁患儿混合感染较多见, 其中依次为混合MP患儿35例(20.5%), 混合CP患儿24例(14.0%), 混合MP+CP患儿16例(9.4%), 混合CMV患儿4例(2.3%), 混合ADA患儿4例(2.3%), 混合Flu患儿4例(2.3%), 混合CMV+Flu患儿1例(0.6%)。单纯EB病毒感染患儿使用更昔洛韦抗病毒感染, MP或CP混合感染时加用阿奇霉素抗感染, 合并流感病毒感染时加磷酸奥司他韦联合抗感染, 本次研究患儿经治疗后均好转出院。结论 EB病毒混合感染率高, 混合单一病原体多见, 主要为MP, 其次为CP。
  【关键词】 EB病毒感染;混合感染;肺炎支原体;肺炎衣原体
  DOI:10.14163/j.cnki.11-5547/r.2019.19.036
  EB病毒(epstein-barr virus, EBV)是一种常见的人类病毒, 人群隐性感染率>90%, 并且在一次感染后可以以潜伏的形式持续存在, 再激活可以在几年后发生, 特别是在免疫抑制条件下。EB病毒感染会抑制宿主的免疫反应, 这是导致儿童微生物感染复发的主要原因。国内报道[1]3~5岁儿童EB病毒的感染率达90%, 是传染性单核细胞增多症(infection mononucleosis, IM)的病原体, 国外研究报道EB病毒可以与其他病原同时感染免疫能力强的患者, 包括巨细胞病毒(cytomegalovirus, CMV)、呼吸道合胞病毒(respiratory syncytial virus, RSV)、肺炎支原体(mycoplasma pneumoniae, MP)、肺炎衣原体(chlamydia pneumoniae, CP)、人疱疹病毒6、麻疹病毒等, 国内报道主要集中在MP混合感染方面[2], EB病毒与其他病原体混合感染的报道较少。本文将回顾性分析2018年1~12月在中山市博爱医院儿科病房住院诊疗的EB病毒感染患儿的混合感染率、病原分布情况, 以期指导临床工作。具体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选取2018年1~12 月中山市博爱医院儿科病房诊断EB病毒感染的171例患儿作为研究对象, 入院后24 h内采用间接酶联免疫法行EB病毒抗体4项检测, 酶联免疫法行MP、CP抗体检测, 同时采集鼻咽拭子用直接免疫荧光法完善呼吸道病原[腺病毒(adenovirus, ADV)、RSV、流感病毒A(influenza virus A, FluA)、流感病毒B(influenza virus B, FluB)]检测、电行化学发光法CMV检测, EB病毒诊断标准依据《诸福棠实用儿科学》第7版。
  1. 2 方法 回顾性分析171例患儿的临床信息、实验室资料及其混合感染率、混合感染病原谱。
  2 结果
  2. 1 临床资料 171例患儿中男67例(39.2%), 女104例(60.8%), 年龄0.7~14.0岁, 平均年龄(3.06±3.84)岁;年龄≤3岁56例, 3~6岁39例, 7~14岁76例。
  2. 2 病种分布 传染性单核细胞增多症26例(15.2%), 上呼吸道感染54例(31.6%), 淋巴结炎5例(2.9%), 肺炎72例(42.1%), 肾病综合征3例(1.8%), 血尿1例(0.6%), 免疫性血小板减少症4例(2.3%), 川崎病3例(1.8%), 白血病2例(1.2%), 嗜血细胞综合征1例(0.6%)。
  2. 3 临床表现 152例(88.9%)有不同程度的发热, 78例(45.6%)有颈部淋巴结肿大, 20例(11.7%)有肝脾肿大, 21例(12.3%)皮疹、咳嗽, 12例(7.0%)有眼睑水肿。
  2. 4 实验室检查 外周血白细胞总数(2.4~35.2)×109/L, 白细胞分类中淋巴细胞百分比>60%, 血小板减少4例, 贫血54例, 血涂片异形淋巴细胞≥10%的15例, 肝功能异常20例。
  2. 5 临床病原学检查 171例患儿中, 混合感染88例(51.5%), 3~14岁患儿混合感染较多见, 其中依次为混合MP患儿35例(20.5%), 混合CP患儿24例(14.0%), 混合MP+CP患儿16例(9.4%), 混合CMV患儿4例(2.3%), 混合ADA患儿4例(2.3%), 混合Flu患儿4例(2.3%), 混合CMV+Flu患儿1例(0.6%)。   2. 6 转归 单纯EB病毒感染患儿使用更昔洛韦抗病毒感染, MP或CP混合感染时加用阿奇霉素抗感染, 合并流感病毒感染时加磷酸奥司他韦联合抗感染, 本次研究患儿经治疗后均好转出院。
  3 讨论
  EB 病毒属疱疹病毒科, 是常见的免疫系统中的机会感染因子, 正常人群也有很高感染率。EB感病毒染人体后不仅能在B淋巴细胞中增殖, 还可引起其他细胞感染[3]。相关研究表明[4]原发性EB病毒感染可无症状, 20%表现为传染性单核细胞增多症, 我国3~6岁患儿最常见, 其余为呼吸道感染疾病。本次研究中, 呼吸道感染最多126例(73.7%), 其次为传染性单核细胞增多症26例(15.2%), 与此研究结果一致。EB病毒除导致传染性单核细胞增多症、呼吸道疾病外, 还导致川崎病、过敏性紫癜、免疫性血小板减少症、麻疹、哮喘、类风湿性关节炎、横纹肌溶解、膀胱平滑肌瘤、多发性硬化等, 本研究中发现有淋巴结炎、肾病综合征、血尿、免疫性血小板减少症、川崎病、白血病、嗜血细胞综合征。
  关于混合感染, 目前国内集中于MP混合感染方面, 黄莉等[5]认为MP及EB病毒混合感染可加重肺内外损伤, EB病毒拷贝数高低是影响MP混合EB病毒感染后肺炎肺内外损伤程度的重要原因[6]。研究表明同属于疱疹病毒科的CMV可能引起7%左右的传染性单核细胞增生症, CMV感染引起的传染性单核细胞增多症, 常常伴有肝功损害、血小板减少、肝脏增大、异形淋巴细胞增多等临床表现, 但皮疹少见[7]。CMV、EB病毒混合感染的患儿的临床表现更像CMV感染也常表现为肝功异常、肝脏增大, 与其他病原体混合感染几率为80%。本研究中4例CMV混合感染, 均有肝功损害、肝脏增大, 但异形淋巴细胞未检测出来, 且未见与其他病原体混合感染, 考虑可能与检测方法、标本数量少有关。本研究表明EB混合感染主要为MP, 混合MP患儿35例(20.5%), CP次之, 混合CP患儿24例(14.0%), 其余为ADA, 混合ADA患儿4例(2.3%), 与夏忆等[8]的研究类似。在混合感染患儿中, EB病毒可能在其他病原体感染过程中被重新激活, 或者其可能通过抑制免疫功能而引起其他一些生物体的感染[9]。研究表明在急性EB病毒相关疾病早期, 检测到CD8+ T淋巴细胞过度扩张, CD4+/CD8+比率异常低, 相关学者们倾向于后一种假设[10]。此外B细胞功能也受损, 抗其他病原体抗体的产生受到抑制, 但这些异常在恢复期消失, 这表明EB病毒感染可影响细胞介导和体液免疫, 并导致广泛的短暂免疫抑制, 这种免疫抑制可能严重到足以导致一些EB病毒感染者的继发感染[11, 12]。
  综上所述, EB病毒混合感染率高, 但混合感染中病原体与病原体之间、病原与机体之间、混合感染与疾病之间的关系目前研究较少, 因此, 还需要更大范围的流行病学调查与临床研究, 综合评价其与疾病的相关性, 更有助于临床诊断、治疗和预防工作。
  参考文献
  [1] 唐云章, 张银美. 儿童EB病毒感染相关重症疾病的临床分析. 重庆医学, 2015, 14(3):387-389.
  [2] 魏萍, 黄静. 黄石地区儿童 EB 病毒合并肺炎支原体肺炎的检验特征性分析. 国际检验医学杂志, 2017, 38(17):2455-2457.
  [3] 邢燕, 宋红梅, 吴晓燕, 等 慢性活动性EB病毒感染患儿外周血单个核细胞EB病毒 DNA 及感染细胞类型检测的临床意义. 中华儿科杂志, 2011, 49(7):495-500.
  [4] 梁少媛, 唐敏贤, 陈广道. EB病毒致传染性单核细胞增多症患儿外周血病毒量与临床特征的相关性. 实用医学杂志, 2016, 32(2):278-280.
  [5] 黄莉, 张新星, 顾文婧. 肺炎支原体与 EB 病毒混合感染后肺炎的临床及实验室特征. 临床儿科杂志, 2015, 33(8):690-693.
  [6] 中华医学会儿科学分会感染学组. 儿童主要非肿瘤性EB病毒感染相关疾病的诊断和治疗原则建议. 中华儿科杂志, 2016, 54(8):563-569.
  [7] 曾文麦, 荣嘉, 何秋苑, 等. HCMV 和 MP 感染所致儿童传染性单核细胞综合征的临床特征. 中国妇幼保健, 2018, 33(12):2732-2735.
  [8] 夏忆, 高钰, 张庆. EB病毒合并多种病原体感染所致传染新单核细胞增多症的临床研究. 中国小儿血液与肿瘤杂志, 2018, 23(3):143-147.
  [9] 潘延英. 兒童EB病毒感染状况的分析. 中国医药指南, 2013(9):18-19.
  [10] 谢利波, 刘敏, 王敏. 975例儿童EB病毒感染状况分析. 巴楚医学, 2018, 1(3):86-89.
  [11] 陆萍, 庄丹燕, 潘婕文, 等. 8209例住院儿童EB病毒感染情况分析. 中国微生态学杂志, 2016, 28(5):547-577.
  [12] 张胜, 高辉, 王杨, 等. 住院儿童EB病毒感染临床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7(11):1453-1455.
  [收稿日期:2019-02-26]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90652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