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脑血管病患者介入手术前焦虑情绪护理研究进展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摘要] 本文对脑血管病患者介入手术前的焦虑状况进行综述,分析了产生焦虑的相关因素以及焦虑对脑血管病患者的影响。其护理干预措施包括药物疗法、认知干预、人文护理、预见性个体化心理护理、放松训练、健康教育、社会支持等。术前焦虑对脑血管病患者的介入治疗有负面影响,建议护理人员在临床实践中重视患者术前焦虑状态,结合患者情况,采取最佳的護理干预措施,以提高患者介入手术的治疗效果和生活质量。
  [关键词] 脑血管介入;焦虑;护理;综述
  [中图分类号] R473.74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3-7210(2019)05(c)-0033-04
  [Abstract] This study reviews the anxiety of patients with cerebrovascular disease before interventional surgery, and analyzes the related factors of anxiety and the impact of anxiety on patients with cerebrovascular disease. Its nursing interventions include drug therapy, cognitive intervention, human care, predictive individualized psychological care, relaxation training, health education, and social support. Preoperative anxiety has a negative impact on the interventional treatment of patients with cerebrovascular disease. It is recommended that nurses pay attention to the preoperative anxiety state in clinical practice, and take the best nursing intervention measures in combination with the patient's condition to improve the treatment and quality of life of patients undergoing interventional surgery.
  [Key words] Cerebral vascular intervention; Anxiety; Nursing; Review
  脑血管介入治疗是指采用血管内导管操作技术,在数字减影的辅助支持下,将导管送至病灶处,再由导管注射引入造影剂显示病灶处血管内情况,对脑血管异常所造成的神经功能和器质性损害进行诊断和治疗,从而达到消除病痛、恢复正常功能的一项新的微创治疗方法[1]。目前,脑血管介入手术已成为神经内科诊治脑血管疾病重要而有效的手段。相较其他手术而言,其具有疗效可靠、损伤程度小、疗程短、身体功能恢复快等优点[2]。据2018年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报告[3]显示:脑血管病的发病率呈快速上升趋势,是导致人类死亡的最主要原因。然而,对多数患者来说,介入手术仍是一项较为陌生的有创治疗方式,因患者对介入治疗缺乏正确的认知,术前极易出现焦虑、烦躁等不良的心理状态。研究[4]显示,术前焦虑不仅影响手术的顺利进行及预后效果,甚至会加快脑血管病情的恶化。因此,医护人员要重视脑血管介入手术治疗患者术前焦虑的发生,并进行有针对性的干预,以减轻或消除患者的负性情绪[5]。本文对国内外脑血管患者介入手术前的焦虑状况、影响因素及护理干预进行综述,以期为临床上减轻脑血管病患者介入手术前的焦虑情绪提供参考依据。
  1 脑血管病患者介入手术前焦虑状况
  1.1 患者介入手术前焦虑的特点
  焦虑是人即将面临处境时产生的一种紧张不安、恐惧和不愉快的情绪,是一种常见的情绪应激反应[6]。多数脑血管病患者介入术前伴有不同程度的焦虑,主要表现为恐慌(紧张、忐忑不安、注意力不集中、过度询问介入手术后并发症等)、自主神经活动亢进(呼吸加快、心率增快、血压升高等)[7]。研究[8]显示,介入手术治疗的患者术前焦虑水平呈明显的曲线波动状态,至麻醉开始前达到高峰,严重影响其手术的顺利进行。
  1.2 脑血管病患者焦虑的评定工具
  降低脑血管病患者介入术前焦虑的前提是选择恰当的焦虑测量工具,并对其焦虑水平进行有效评估,常用测评工具包括自评法和他评法[9]。常用的自评工具有焦虑状态—特质问卷(STAI)[10]、焦虑自评量表(SAS)[11]、视觉模拟焦虑量表(VAS)[12]和医院焦虑抑郁量表(HADS)[13]。常用的他评工具有汉密尔顿焦虑量表(HAMA)[14]。殷丽等[15]采用修改后的SAS对100例行全脑血管造影患者进行术前焦虑状况评定,结果显示患者术前1 d焦虑值最高。何世琼等[16]采用SAS对84例主动脉夹层动脉瘤患者接受支架介入术前进行焦虑状况调查发现,临近介入手术时,患者焦虑水平明显增高。近几年,脑血管患者介入术前焦虑状况越来越受到关注,因多种因素导致患者介入术前均有不同程度的焦虑,这对手术的顺利进行产生了极大的负面影响。因各临床研究之间评估人群、实践环境的差异,目前术前焦虑测评方法的选择仍存在局限性,且研究结果间的一致性还需进一步证实。
  2 患者术前焦虑的相关影响因素
  2.1 缺乏介入手术相关知识   知识缺乏是影响脑血管病患者介入手术前焦虑水平的重要原因之一,由于患者对介入手术相关知识了解甚少,导致其术前存在不同程度的焦虑情绪,直接影响手术进程和效果。
  2.2 质疑手术的安全性
  研究[17]显示,有69%的介入治疗患者是因为担心手术的安全性而产生的焦虑情绪。因此,护理人员必须加强自身对介入手术的认知,术前向患者详细介绍介入手术的目的、方式、疗效及治疗的成功案例,以消除患者的术前疑虑,增强其心理安全感,为手术成功和患者康复提供重要的保证。
  2.3 人格特征内倾和不稳定
  患者的人格特征能影响患者在手术前的心理状态。有研究[18]显示,性格内向、情绪波动较大的患者比乐观、情绪稳定患者术前更容易发生焦虑。可能是性格外向的患者与外界沟通较多,也不易受外界不良事件的影响,故其能较好的心态应对手术。
  2.4 手术费用昂贵
  介入手术是一种微创手术,不仅存在一定的风险,且治疗费用较高[19],对非医保和经济状况较差的家庭来说,其难以承受高额的医疗费用,易因过度担心手术费用产生焦虑情绪。
  2.5 社会支持缺乏
  良好的社会支持,尤其是亲人的照顾和陪伴,会使患者处于一种愉悦状态,是患者积极地面对介入手术的基础。邱涛等[20]研究发现,脑血管病患者心理状态与社会支持,尤其是主观支持,具有明显相关性。
  2.6 其他因素
  另外,手术疼痛、已行介入术患者的反应等也是造成患者术前焦虑的影响因素。Kil等[21]研究表明,患者术前焦虑最相关的因素之一是手术疼痛。李俊英等[22]研究指出,同病房冠脉造影患者术后的良性反应与患者术前焦虑评分呈负相关,其他患者的相似良性经历可以有效缓解患者的焦虑。
  3 焦虑情绪对患者的影响
  3.1 焦虑引起的血压改变
  多数脑血管病患者介入手术前血压的突然升高与其情绪突然变化有关[23-24]。若不能及时有效地缓解患者术前出现的焦虑情绪,则会使患者肾素-血管紧张素系统被激活,从而引起血管紧张素Ⅱ和醛固酮水平的增高,最终导致血压突然升高[25],影响手术的顺利进行。
  3.2 焦虑引起血液中皮质醇浓度改变
  术前患者的焦虑程度与皮质醇水平呈明显的正相关[26]。焦虑能够在很大程度上增强丘脑-垂体-肾上腺素轴的活性,从而引起肾上腺皮质激素发生变化。这与崔从先等[27]研究结果一致。
  3.3 焦慮引起颅内压改变
  焦虑会引起患者的交感神经兴奋,使患者的体内的儿茶酚胺增高,从而导致患者出现颅内压升高的表现,增加介入手术治疗的风险,影响患者术后的预后效果,甚至会导致患者出现其他并发症或死亡[28]。
  4 缓解患者介入手术前焦虑的干预措施
  4.1 使用抗焦虑药物
  针对术前焦虑临床上常用一些抗焦虑药物来控制,如苯二氮类、噻嗪及噻唑衍生物等药物[29]。然而,越来越多的研究[30-31]表明,因患者个体差异,术前使用抗焦虑药物时剂量不易控制,剂量过多会引起患者出现心动过缓、嗜睡等不良反应,影响患者术前及术中的生命体征监测。因此,临床上一般不推荐术前使用抗焦虑药物,而是采用非药物治疗手段。
  4.2 介入手术相关知识的指导
  加强术前宣教,有针对性地向患者及家属讲解介入手术的治疗过程、注意事项及预后效果等,并说明介入手术的微创性和安全性,让患者理解并掌握介入手术的相关知识,转变患者及家属的错误认知,从而改善患者的焦虑情绪,使患者能以一种坦然、平静的心态等待手术,并能在术中积极地配合医生,提高手术的成功率[32]。
  4.3 人文关怀护理
  人文关怀护理是当今“以患者为中心”的医学模式背景下所提倡的一种人性化护理方式[33]。护理人员通过该方式能有效地洞悉患者术前尚未明确表达的需求与情感,我们不仅为患者提供基础护理服务,还要为患者提供精神及情感服务,从而与患者建立一种信任和谐的护患关系。黄茳裬等[34]研究表明,全脑血管造影术患者术前给予人文关怀护理干预能减轻焦虑情绪,提高应对手术耐受能力。
  4.4 加强术前心理护理
  4.4.1 分级心理指导  分级心理指导是指术前根据HAMA评分等级,由经过心理培训的护士或心理医师进行指导,来改变患者不良的思维和认知,达到消除不良情绪的短程心理治疗方法[35]。若HAMA<7分,则进行一级心理指导,采取共性心理护理措施,如健康宣教、环境舒适护理等;若7分≤HAMA<14分,则在一级心理指导基础上进行二级心理指导,采取简易精神松弛疗法训练指导,如放松训练等;若HAMA≥14分,则在二级心理指导的基础上进行三级心理指导,邀请临床心理专家对患者进行深层的心理指导。陈娟带等[36]研究表明,采取分级心理指导干预能有效稳定脑血管内介入手术治疗患者的心理和情绪,有利于血压控制,减少并发症的发生。
  4.4.2 预见性个体化心理护理  采用预见性护理模式对介入治疗患者进行个体化、有针对性的心理护理能有效缓解其负面情绪,促使患者积极应对手术,并能明显降低术后并发症发生率[37]。因此,护理人员术前应加强与患者的沟通交流,并利用自身护理知识及敏锐观察能力对患者存在的焦虑状况进行及时、全面的评估,以找出患者产生焦虑的原因,并采取有效的干预措施。
  4.5 放松训练
  放松训练能减轻患者心理压力,让患者身心放松。目前主要有音乐疗法和放松疗法。Lieber等[38]研究表明,多听轻柔的音乐可使交感神经系统活动减弱,降低体内儿茶酚胺的产生,改善患者的身心状态,从而缓解焦虑。另外,有研究[39]报道,协助有焦虑情绪的患者平卧于床上,并进行渐进性肌肉放松训练,同时微闭双眼配合深呼吸锻炼,能有效缓解患者术前的疲乏和焦虑状态。   4.6 术前进行系统性的健康教育
  首先要成立健康教育小组,术前制订出系统性健康教育计划表,并结合改良后的健康教育方法[40],将教育内容制作成视频,于术前2 d对患者进行健康教育。视频观看结束后,由一名专门教育者根据患者的需求进行相关的讲解、示范和指导,以提高患者及家属的介入手术相关知识掌握度[41]。有研究[42]显示,系统性的健康教育不但能够明显地改善脑血管病患者介入术前的心理状态,而且还能提高其治疗依从性以及对护理的满意度。
  4.7 发挥家属社会支持作用
  家庭关怀度与脑血管病患者出现的焦虑心理密切相关[43]。因此,护理人员应设法增加患者的家庭关怀度,向患者家属讲解“家属的关怀支持”对患者身心健康和病情恢复的重要性,鼓励患者家属多陪伴患者,给予患者情感支持。另外,任冬梅等[44]研究表明,患者进入介入手术室前,让患者家属“手拉手”陪送,能增强患者的安全感,并有能效缓解患者紧张焦虑情绪。
  综上所述,脑血管病患者介入手术前焦虑情绪的产生与众多因素相关,早期及时进行护理干预可以有效降低术前焦虑的发生率,提高医疗服务水平满意度[45]。目前针对脑血管病患者介入手术前焦虑情绪提出的护理干预对策比较笼统,且尚缺乏系统的护理干预模式。因此,医护人员应不断探索、创新和研究,以为脑血管病患者术前焦虑提供更为全面、合理和规范的护理指导,这也是今后护理人员研究的重要课题及努力的方向。
  [参考文献]
  [1]  钟柳鸾.脑血管病全脑血管造影和介入治疗的临床护理[J].医学理论与实践,2017,30(3):434-436.
  [2]  周华东.缺血性脑血管病介入治疗进展[J].解放军医药杂志,2014,26(3):35-37.
  [3]  Organization WH. World Health Statistics 2018:Monitoring health for the SDGs [Z]. 2018.
  [4]  苏茜,王维利.治疗性沟通系统在消化系统恶性肿瘤患者术前焦虑中的运用[J].中华护理杂志,2010,45(10):869-872.
  [5]  伍秀娟.心理护理干预在介入治疗脑血管患者术前焦虑的临床效果观察[J].实用医技杂志,2017,24(7):807-808.
  [6]  冯玉华.脑血管术前介入心理状況调查及护理干预措施研究[J].中国社区医师,2016,32(12):172-172.
  [7]  刘晓虹.护理心理学[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15:237-238.
  [8]  杨蕾.心理护理干预对脑血管介入患者术前焦虑的研究[J].世界临床医学,2015,9(12):176.
  [9]  乐霄,赵体玉,旷婉.术前焦虑测评量表的研究进展[J].护理学报,2017,24(9):26-30.
  [10]  张明园.精神科评定量表手册[M].长沙:科学技术出版社,1998:16-26.
  [11]  Zung WW. A rating instrument for anxiety disorders [J]. Psychosomatics,1971,12(6):371-379.
  [12]  王玉婷.临床焦虑评估量表的类别与合理选择[J].西部医学,2014,26(12):1733-1735.
  [13]  Zigmond AS,Snaith RP. The Hospital Anxiety and Depression Scale [J]. Acta Psychiatr Scand,1983,67(6):361-370.
  [14]  汤毓华,张明园.汉密顿抑郁量表(HAMD)[J].上海精神医学,1984,2(2):64-65.
  [15]  殷丽,孙婷,李琳.全脑血管造影术病人术前焦虑评估及心理护理的重要性[J].母婴世界,2015(8):367.
  [16]  何世琼,杨丽娜,纪宏新,等.主动脉夹层动脉瘤患者支架介入手术前焦虑和抑郁状况分析[J].海南医学,2015, 26(13):1955-1956.
  [17]  顾露,张姝梅.脑血管介入术前患者焦虑状况的调查与分析[J].当代护士,2015(5):16-17.
  [18]  冯春燕,严谨,张朝霞.神经内科住院患者焦虑抑郁状态与影响因素调查[J].中国实用神经疾病杂志,2012, 15(18):3-5.
  [19]  王呼萍,车薇薇,徐美桃.冠状动脉介入治疗患者焦虑情绪原因分析及干预[J].内蒙古医科大学学报,2015, 37(S1):456-459.
  [20]  邱涛,熊瑛,赵学彬.老年脑血管病患者心理状况与社会支持水平相关性[J].中国健康教育,2017,33(9):852-854.
  [21]  Kil HK,Kim WO,Chung WY,et al. Preoperative anxiety and pain sensitivity are independent predictors of propofol and sevoflurane requirements in general anaesthesia [J]. Br J Anaesth,2012,108(1):119-125.
  [22]  李俊英,陈俊,党群,等.影响冠状动脉造影术患者焦虑的因素分析[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02,16(7):476-476.   [23]  吴宪明,孙跃民.焦虑抑郁与高血压[J].中华高血压杂志,2016,24(2):188-192.
  [24]  梁彩虹,连晓清,朱甜甜,等.焦虑及抑郁对隐匿性高血压病人血压昼夜节律的影响[J].中西医结合心脑血管病杂志,2018,16(16):2374-2378.
  [25]  Hafner S,Baumert J,Emeny RT,et al. Hypertention and depressed symptomatology:a cluster related to the activation of the renin-angiotensin-aldosterone system(RAAS).Findings from population based KORAF4 study [J]. Psychoneuroendocrinology,2013,38(10):2065-2074.
  [26]  苑杰,许冬稳,曹洋洋,等.焦虑症的生化病理机制探讨[J].中国继续医学教育,2015,7(27):71-72.
  [27]  崔从先,王磊,王卫红.对青光眼病人围术期的综合护理干预[J].护理研究,2012,26(12C):3390-3391.
  [28]  孔秋玲,邹江冰,蒋琳兰.焦虑症的生化病理机制研究进展[J].广东医学,2011,32(22):2869-2872.
  [29]  Kikuchi T. Patient anxiety and expectations surrounding the use of medication [J]. Seishin Shinkeigaku Zasshi,2014,116(9):752-753.
  [30]  Pfeifer K,Slawski B,Manley AM,et al. Improving preoperative medication compliance with standardized instructions [J]. Minerva Anestesiol,2016,82(1):44-49.
  [31]  Renew JR,Bolton JE,Irizarry Alvarado JM,et al. Improving preoperative medication instructions and patient adherence:a collaborative, hospital-based quality improvement project [J]. J Perioper Pract,2015,25(3):40-45.
  [32]  李烨,宁清秀,郝婧.两种健康教育方式缓解冠心病患者介入术前焦虑情绪的效果比较[J].中华现代护理杂志,2012,18(5):543-545.
  [33]  刘义兰,杨雪娇,胡德英,等.护理人文关怀标准的研究进展[J].中华护理杂志,2014,49(12):1500-1505.
  [34]  黄茳裬,李秋,杨芳琼.人文关怀护理对脑血管造影术病人术前焦虑情绪的影响[J].全科护理,2011,9(3):208-209.
  [35]  谷江淑,詹小珠,刘青云.全程心理护理对神经支架治疗患者术后焦虑、恢复程度的影响研究[J].中国医学创新,2014,11(32):88-90.
  [36]  陈娟带,傅桂芬,黄慧芠,等.分级心里指导对脑血管狭窄病变介入治疗患者焦虑、疼痛的影响[J].中华现代护理杂志,2017,23(25):3212-3215.
  [37]  徐冬霞.预见性护理在脑血管病介入治疗病人中的应用[J].全科护理,2018,16(5):578-580.
  [38]  Lieber CA,Bose J,Zhang X,et al. Effects of music therapy on anxiety and physiologic parameters in angiography: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J]. BMJ,2018, 14(31):1-9.
  [39]  赵蕾,牛卫华,庄秀梅.个体化护理路径对脑血管狭窄介入患者疾病不确定感及焦虑状态的干预及效果[J].临床医药文献电子杂志,2015,2(6):1145.
  [40]  王海燕,付睿,王莉莉.改良健康教育方法对预防神经介入手术老年患者焦虑的效果研究[J].老年医学与保健,2017,23(6):520-522.
  [41]  Wongkietkachorn A,Wongkietkachorn N,Rhunsiri P. Preoperative Needs-Based Education to Reduce Anxiety, Increase Satisfaction,and Decrease Time Spent in Day Surgery: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J]. World J Surg,2017,42(10):1-9.
  [42]  馬学英,陈建伟,宋淑霞,等.术前系统性健康教育在数字减影全脑血管造影中的应用[J].齐鲁护理杂志,2012, 18(5):23-24.
  [43]  张建华.老年脑血管病患者的家庭关怀度与其产生焦虑心理的相关性分析[J].当代医药论丛,2015,13(22):240-241.
  [44]  任冬梅,黄蔚萍,刘玲,等.术前精神放松指导对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术患者心理因素的影响[J].心脑血管病防治,2018,18(3):236-237.
  [45]  Ayyadhah Alanazi A. Reducing anxiety in preoperative patients:a systematic review [J]. Br J Nurs,2014,23(7):387-393.
  (收稿日期:2018-11-28  本文编辑:王   蕾)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91357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