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飘》为例探讨女性价值观在西方文学作品中的表现

作者:未知

  摘要:《飘》重现了南北战争期间的美国南方生活变化及社会价值观的变迁。本文首先对《飘》的作者及作品内容进行简要阐述,进而介绍在当时环境背景下美国固有价值观,以《飘》为案例探讨西方文学作品中女性价值观的表现。
  关键词:《飘》 女性价值观 斯嘉丽
  《飘》的作者玛格丽特·米切尔(Margaret Mitchell)的第一段婚姻因冲动嫁给了一位酗酒成性的暴徒。尽管这段婚姻并没能维持太长时间,但依旧给玛格丽特以巨大的影响。伴随着悲惨婚姻的阴影,玛格丽特嫁给约翰·马什,并在后者的鼓励下开始写作。玛格丽特于1949年由于车祸逝世,一生只留下了《飘》这一部作品。
  《飘》的故事发生在美国南北战争的大背景下,主人公斯嘉丽是一位南方种植园主的女儿,在其成长过程中经历了奴隶主阶层向资产阶层的过渡与转变。作品的问世使人们对南北战争期间的美国有更多的了解,斯嘉丽身上所体现的各种优秀品质及女性价值观也成为当时社会价值观变化的重要代表。
  一、《飘》社会价值理念背景
  《飘》的故事发生在南北战争期间的美国南方佐治亚州。相较于工业资产阶级发展水平较高的北方,佐治亚州正处于新开垦的重要阶段,工业文明尚未开展,当地人获取经济资源主要通过种植棉花。在这样的传统社会下,女性不是主要劳动力,因此其社会价值并未凸显,被认为是男性的附属品与装饰品,在传统价值理念下,女性在生活中不仅受到男性的压制,同时也受到女性自身的压制,对自己的生活缺少主宰能力。
  在当时的环境下,男性会将女性禁锢在家庭当中,以男权社会下固有的两性理念限制女性的活动,使女性甘心留在家中。表面上看来,男性为女性提供保护并支撑其日常生活,但实际上是由于女性缺少自立能力及社会地位而被男性支配。当时的男权社会很难接受女性的社会活动及事业有成。比如斯嘉丽二婚丈夫弗兰克懦弱不堪,但同样不认为女性应该有自己的事业,认为男性天然就比女性有更加高明的坚实,女性不应该从事社会活动,也不应该自作主张。弗兰克认为女性是“有趣的小家伙”,可以对女性有所迁就,以弗兰克为代表的男性对于女性的宽容与爱护是基于自上而下的俯视角度。在这种环境下,一旦某个女性超出了男性固有观念的认知,则会被认为“不守本分”而躲避女性,甚至斯嘉丽在木材厂中,都会有男性在“联合起来反对她”,这是当时固有的社会思潮及价值观。
  二、透过《飘》看待女性价值观在西方文学作品中的表现
  (一)勇于表达爱情《飘》的主人公斯嘉丽在爱情上优柔不决,未能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的真爱所在,任性冲动,多情寡断,这是斯嘉丽的缺点;但同时,斯嘉丽在大的变故下能够勇敢地承担自己的责任,运用自己的智慧与聪明应对生活所赋予的各种不幸。斯嘉丽是一位能够勇敢地面对自己内心、正视自己的情感的独立女性,始终保留对于艾希礼的爱意。在南北战争之际,美國依旧十分传统而保守,妇女的地位较为低下,女性主动表达自己的爱情是十分大胆的,也正是由于斯嘉丽勇敢地面对自己的爱情,而不是卑微地等待爱情的降临,才获得了瑞德永恒的爱情。
  (二)追求独立自由斯嘉丽十分坚强而独立,热心事业,勇于挑战自我。在战争爆发之前,幸福而优渥的家庭环境使斯嘉丽对于其他琐事根本视而不见,一心向往幸福真挚的爱情。南北战争的爆发使斯嘉丽不得不面对生活的残酷,必须在短时间内寻找谋生的途径。在当时,女人是男人的附属品,要想获取生活资料,女人只有依附于男人,而斯嘉丽产生独立意识之后,开始渴望摆脱男人的制约,拥有金钱及独立人格。斯嘉丽开始参加经济活动,并明确拒绝对任何男人的依靠。斯嘉丽的意识、理念及经济活动,可以看出斯嘉丽所拥有的超脱于当时时代的独立自强理念及勇敢智慧。
  (三)矛盾性格特征斯嘉丽性格及价值观在战争前后发生巨大变化,这与其家庭环境有关,也与当时的战争背景直接相关。斯嘉丽的父亲是白手起家的爱尔兰移民,以自己的独立奋斗而被美国主流社会所认可,并且创下较大家业。斯嘉丽父亲认为,人们的生产生活都是基于土地的,这一点对斯嘉丽有直接的影响,成为斯嘉丽后来想尽各种办法保护塔拉庄园的重要支撑。
  斯嘉丽生活的年代正处于美国社会巨大变革的时期,南北战争的爆发,使原本的社会秩序在短时间瓦解,新的社会秩序正在建立,新型资产阶级对南方奴隶主造成巨大冲击与影响,南方奴隶主的阶级伦理及社会秩序正在重建。斯嘉丽是时代的孩子,在这个巨大历史变革的重要阶段,斯嘉丽很好地适应了时代的发展与变迁,适应了战争之后的新的道德体系。斯嘉丽不断奋斗自强,开展资本主义工商业,在过程中面临了大量困难,此时的阶级矛盾使斯嘉丽成为社会的发展的牺牲品,她的事业不被身边人所接受,瑞德甚至不择手段地及打击她的事业,使其葬送在艾希礼手上。此时的斯嘉丽,产生了对于时代及群体的愤怒与报复意识。
  (四)真实洒脱个性斯嘉丽出身于南方奴隶主家庭,但并不满意于所受到的规则限制,斯嘉丽的父母对她十分宠爱,父亲将其视作名门千金,母亲成为斯嘉丽心目中良好女性的楷模,但在尊敬母亲的同时,对母亲的社会行为并不认同,存在较大的反抗思想,斯嘉丽对于父母的态度,是斯嘉丽少女时代矛盾与积极的性格特征。斯嘉丽并不希望自己的所作所为受到当时规则及道德的限制,当受到别人的指责与批评时,斯嘉丽会坚持主见,忽视这些意见与批评,以行为及活动证明自己的智慧与价值。比如在回到塔拉庄园之后,斯嘉丽不顾旁人的反对,种植棉花以牟取最大利益。斯嘉丽身上处处体现着当时难得一见的洒脱个性。比如在查尔斯过世之后,新寡的斯嘉丽公开与其他男性调情等等。斯嘉丽身上所体现的各种我行我素及独立自我,被认为是当时西方世界及西方文学世界女性的价值观变化趋势的集中体现。
  斯嘉丽的真实与独立是她价值观的最大特色,当斯嘉丽的黑人乳母向斯嘉丽灌输传统淑女的道德理念时,斯嘉丽十分不耐烦,并对乳母指出的要装作胃口小、弱不禁风,以给人留下更好的印象表示不满。斯嘉丽认为,这种伪装与做作是极讨厌的,同时对家人强迫自己重复这种做作行为而产生抵触。此时的斯嘉丽仅仅是语言方面对传统理念加以抵抗,但也为其随后对传统道德的反抗做好铺垫。
  (五)追求两性平等在斯嘉丽身上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女性主义思想,主要在于斯嘉丽对于两性平等的追求及对男权的挑战。有学者认为,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源于其对于父权及夫权的叛逆与否定,跳脱其固有的道德枷锁,追求物质及精神上的自由。斯嘉丽对于父权及男权的挑战及反抗,充分体现了斯嘉丽价值理念中的女性主义。在男权社会环境下,女性职能在男性背后作为男性的陪衬与辅助,需要尽量表现出弱不禁风、宽容善良、矫揉造作、卑微顺从,要无条件服从自己的丈夫。但在传统道德的土壤中,也会长出独立鲜艳的花,斯嘉丽就在这样的传统教导下产生女性主义的萌芽。随着南北战争的爆发,对斯嘉丽的固有理念带来更大冲击,斯嘉丽被迫承担独立经营、管理塔拉庄园的重要责任,她不断克服困难,最终通过在事业上的成功证明了自己。在斯嘉丽成功的道路上,男人逐渐由斯嘉丽的依靠,变成斯嘉丽的对手及雇员,斯嘉丽在经济上的支配权,逐渐成为生活及人格上的支配权,她不再需要向瑞德借钱进行经济活动,也不必以自己为筹码嫁人以缴纳税金,斯嘉丽不再是男人的附属品,可以更加勇敢地追求自己的爱情与幸福。斯嘉丽是对传统女性形象及女性地位的颠覆,体现了其女性主义思想价值观。
  三、结语
  《飘》故事的发生背景于美国南北战争期间,小说塑造了斯嘉丽这一角色,斯嘉丽的生活及境遇不断变化,其精神品质及价值理念日益成熟与完善,透过斯嘉丽这一角色,可以提炼出西方文学中所反映的女性价值观,即勇于表达爱情、追求独立自由、矛盾性格特征、真实洒脱个性并致力于追求两性平等。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745210.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