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济青变“行”后

作者:未知

  济南和青岛是山东发展的双核,一条高铁线,让济南、青岛、淄博、潍坊、滨州完全连在一起,从双核到同城,是经济发展的需要,也是山东未来走向的需要。不仅济青两城,双核之“变”带来的辐射效应也将突显。济青高铁的开通,为其途经城市带来了新高铁站的建设热潮。借助高铁站,这些城市都已做好了全方位布局,让高铁带来的经济无限放大。
  一条铁路,之于一个区域,是怎样的存在?
  窄马路、密路网、街区制,这种在巴黎、巴塞罗那、波士顿分布广泛的宜人街道与开放街区,将在济南新东站片区揭开神秘面纱。出自国际著名规划大师彼得·卡尔索普的这一设计,在济青高铁建设之始,便吸引诸多城市配套项目涌入新片区。宜居宜业,是对如今这一片区的真实写照。
  济南东站的建设一改济南东部老工业基地形象,使其变成城市次中心之一。事实上,这条高铁开通的意义远不止改变一个片区命运这么简单,它之于济南、之于青岛、之于沿线城市,乃至整个山东,都存在着无限可能。
  破一城之“限”
  “没有谁比我对济青高铁的开通更高兴了,因为我在济南西站附近工作,而家在东站附近,高铁马上会成为我的通勤车,我现在每周从单位回家一次,以后可以每天回家了。”一年前,金融行业从业者孙中华在犹豫许久后,最终选择了济南东站附近的房子,因为他的妻子在附近工作。
  济青高铁的开通运营,拉近了济南东西城区之间的距离,也为济南开拓出新的发展空间。张庆华目前是临空经济区管理局局长,作为济南高新区的“老人”,他参加过多个“飞地”规划建设,对城市空间布局颇有研究:“交通工具决定一座城市的形态,如今交通改变,也会改变城市形态。”
  过去总说济南是“堵城”,在张庆华看来,这很大程度上由城市形态决定,如果细细研究百余年来济南城市布局变化会发现,济南就是一个喇叭,西边细,东头粗,南边是山区,无法扩张。“也就是说,东站投用,不仅让济南向北第一次突破了胶济线限制,还获得了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张庆华说。
  按照山东省的交通规划,济南东站是济南集公路客运、公共交通、轨道交通、出租车、社会车辆等多种交通方式于一体的综合枢纽,是山东省首个单独选址取得批复的综合客运枢纽,无疑将成为济南未来对外标志性门户。而济南东站片区在高点定位之下,也将打造成为“生产、生态、生活”三生融合的城市次中心。
  在规划中,目前东站只是与西客站、临空、孙村、济北齐名的5个城市次中心之一,不过在临港开发区投资促进部部长杨延军看来,如果再加上附近货运配套、产业支撑,东站可能不仅仅是城市次中心这么简单。
  济南东站再往东四五公里,坐落着历城区临港开发区,这里有2020年前即将建成的董家货运站,是国家铁路一类口岸、中欧班列区域集结中心,还是陆港监管中心、保税物流中心。“济南是全国21个物流节点城市之一,很大程度上归因于济南在铁路交通领域的枢纽地位,这是省内及周边城市难以匹敌的。”杨延军说。
  无论是通过海运还是空运运来的货物,都需要在一个物流节点城市,尤其是在一个铁路货运站周边聚集,如此一来,货物才能通过铁路高效、快捷、低成本地运到全国各地,甚至国外。“董家货运站北靠济南遥墙国际机场,与青岛港、日照港、天津港的距离均在三四百公里左右,非常适合货物聚集。”杨延军说,很多高铁站的确带来了客流,但仅是在这个城市经过一下,对当地经济发展起不到太大作用。
  “显然,济南东站与董家货运站相互配合,具备把客流留住的先天条件。”济南市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王征说,这一优势是济南其他4个城市次中心所不具备的。很多知名企业早已看到这一优势,纷纷在临港开发区布局,目前滨州邹平的西王集团拟在开发区征地900亩,投资10亿美元,新建企业总部、国家级实验室、博士后工作站、金融公司,发展金融物流、跨境贸易等。
  聚双核之“变”
  济南和青岛是山东发展的双核,一条高铁线,让济南、青岛、淄博、潍坊、滨州完全连在一起,淄博和潍坊到济南和青岛均半个多小时,从双核到同城,是经济发展的需要,也是山东未来走向的需要。
  “东站投用,作为济南經济发展主区域的东城,拥有了主交通枢纽。”济南市社科院副院长马黎明说,它影响的不仅仅是济南东部区域,更是济南这座省会城市。
  东站代表济南连接滨州、淄博、潍坊、青岛等地的经济重镇,拉近了与这些地方的时空距离。“从济南到青岛一个半小时,从济南西到济南东坐公交车还得一个多小时呢,这相当于同城化。”马黎明说。
  同城化带来的正面效应是几何级的,人才、资金等生产要素会加速流动,促进各地产业结构升级,比如济南、青岛的中低端制造业会向周边三、四线城市转移,一些对金融、技术、交通依赖度高的产业,则会向区域中心城市转移,形成总部经济。
  对于青岛,济青高铁开通意味着终于在京沪高铁开通7年之后,可以融入全国高铁圈。另外,青岛制造业优势与济南技术人才优势,可以更容易对接。
  不仅济青两城,双核之“变”带来的辐射效应也将突显。济青高铁的开通,为其途经城市带来了新高铁站的建设热潮。借助高铁站,这些城市都已做好了全方位布局,让高铁带来的经济无限放大。
  淄博是著名的组群式城市,淄博北站位于淄博高新区,与淄博站南北相望。济青高铁开通后,到济南20多分钟,到青岛也不过一个多小时,淄博又迎来了重要的发展机遇。淄博北站和所在区域的高铁新城基础设施建设、济青高速改扩建工程正在推进,一座高铁新城即将崛起,给周边片区带来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效益。
  而潍坊北站坐落于济青高铁中间位置,是北连京津冀、南接长三角、东临青烟威、西接省会济南的“十字路口”。潍坊北站一头连接半岛一头连接省会,成为地区和生活经济圈的通道,也是国内高铁网中重要的交通枢纽城市。
  目前,潍坊北站以高铁项目为核心,一个集交通枢纽、商务办公、星级酒店、商业购物、文化休闲、生态居住于一体的高铁辐射经济圈正在建设和规划中。未来,潍坊北站所在的寒亭区必将崛起一座现代化“高铁新城”。   红岛站是济青高铁和青连铁路的始发站,3、8、10、12号地铁从这里连接,串起了青岛主城区、胶东国际机场、城阳城区、高新区、西海岸、青岛北站。同时,红岛站也是青岛衔接国家“八横八纵”高铁网络、连接山东半岛铁路与陆路交通系统的重要区域性节点,对带动红岛经济区区域经济发展、方便居民交通出行、发挥青岛区域带动作用具有战略意义。
  汇山东之“源”
  作为山东两大城市群的核心城市,济青之间1904年便建成通车了胶济铁路,1993年又建成山东首条高速公路——济青高速;如今济青高速北线正改扩建,建成后将成为山东第一条双向8车道高速公路。
  这样的通达程度还不足够吗?临空经济区管理局局长张庆华认为,如果放在普通城市之间,的确相当不错;但在济青之间,还不够。据不完全统计,山东80%以上的开发区、工业园分布在济青这条线上,是名副其实的山东经济“大动脉”。目前来看,半岛城市群发展相对中西部好一些。
  “开通高铁,会让各生产要素在大动脉上的配置更优,速度更快,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核聚变’效应。”张庆华说。
  这种成熟经济区、城市群之间通过改善交通促进经济发展的必要性,从2018年开通的港珠澳大桥中可以得到验证——2017年,广东GDP总量达8.99万亿元,但近80%都集中在珠三角地区;而在珠三角内部,也存在着发展不平衡问题,同为经济特区的深圳和珠海,分列珠江东岸和西岸,经济活跃度明显“东岸压倒西岸”。张庆华说,“如果跨海大桥能缩小这种东西岸差距,带来广东整体增长,那么济青高铁应该也背负着这种希望。”
  正如张庆华所说,济青高铁贯穿东西,活跃着诸多的经济发展因子,这其中就包括产业集群。山东省产业集聚区、特色产业镇是产业集群发展的主要载体。多年来全省重点统计的产业集群80%入驻各类产业集聚区及特色产业镇内,分散发展的模式显著改变。
  济青高铁沿线城市就聚集了相当一批集群企业。山东省高端装备制造业产业集群中的济南高新区智能输配电产业集群,长清、海阳、莱山核电装备产业集群,城阳高速列车产业集群,东营石油装备产业集群,威海高区高端医疗器械产业集群,崂山高端装备制造产业集群;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集群中的济南高新区、国家(青岛)通信產业园、青岛信息谷、青岛软件科技城、城阳、烟台软件园威海高区、日照高新区、坊子测绘地理信息产业集群……
  济南、青岛、淄博、潍坊的名字在省内20多个重点产业集群中被反复重点提及,济青高铁沿线大小城市成为山东最重要的产业基地。绿色发展、低碳发展、循环发展,构建科技含量高、资源消耗低、环境污染少的产业集群发展新方式,济青高铁为这些产业集群的发展提供了最便捷的速度优势和人才聚集优势。
  冯立田是山东省泰山产业领军人才、中国的盐生植物研究专家,在近二十年的耐盐植物的选育中,西洋海笋经过一系列驯化,已经成为适应盐碱地和海水中栽培的蔬菜。冯立田的研究只是山东海洋经济发展的一个缩影,但在诸多研究的推动下,海洋产业已成为山东推动新旧动能转换、迈向高质量发展的主阵地,而济青高铁正给这个阵地插上腾飞的翅膀。海洋和陆地相辅相成,互为依靠,青岛港、潍坊港、日照港……大大小小的港口穿插在济青高铁沿线及周边,为山东发展注入能量之源。
  编辑/郭蓓蓓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0578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