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针灸治疗原发性痛经的进展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痛经指月经期间或行经前后出现下腹疼痛、坠胀、腰酸等症状,严重者可出现晕厥和虚脱等表现。其中不出现生殖系统器质性病变的称为原发性痛经,是妇科常见的疾病之一。目前较多采用西医治疗原发性痛经,主要以镇痛治疗为主,效果一般且对身体健康有一定损害。针灸是我国传统的“内病外治”的一种治疗手段,对原发性痛经有特殊疗效。对针刺、艾灸、针灸、针刺配合其他疗法、艾灸配合其他疗法、针灸配合其他疗法治疗原发性痛经的文献进行综述,以期为原发性痛经的临床治疗及研究提供理论依据及实践参考。
  关键词:原发性痛经;针刺;艾灸;其他疗法
  中图分类号:F24     文献标识码:A      doi:10.19311/j.cnki.1672-3198.2019.14.044
  中医将痛经归属于经行腹痛的范畴,可分为实证和虚证,以“不通则痛”或“不荣则痛”为主要病机。原发性痛经是妇科常见病,近年来发病率日趋上升,以青年女性为主要患病人群。痛经时患者不仅出现下腹疼痛、坠胀、腰酸或合并头晕、头痛、恶心呕吐、乏力等不适症状,对患者的学习、工作和生活都会造成不同程度的影响。西医治疗多采用镇痛性药物,效果具有显著性、高效性等特点,但会对身体造成一定程度的损伤,并且不能改善患者体质。针灸治疗能较好改善痛经的临床症状,且操作简便、副作用较少、复发率低,临床应用较普遍。现将针灸及针灸联合其他疗法治疗原发性痛经相关文献综述如下。
  1 针刺治疗原发性痛经
  大多数医者在应用针灸治疗痛经时常用多穴处方,强调以辨病为主,辨证与辨病相结合的方式进行治疗。部分医家仅用双穴治疗痛经,双穴处方多选用三阴交配合谷穴。其中,三阴交调经,合谷止痛。李艺等对中国知网1995年至2015年期间针灸治疗原发性痛经的相关临床文献进行分析,发现局部取穴多选择腹部和腰骶部的腧穴,具体穴位多选择三阴交、关元、气海、地机、足三里、中极、太冲等。此外,有些医家在临床治疗上也重视针刺手法的应用。孙俊俊等通过meta分析评价针刺手法对原发性痛经效应的影响,发现毫针针刺原发性痛经患者并施予手法操作能提高总有效率,特殊手法效果优于平补平泻法,手法弱刺激合并浅刺效果弱于手法强刺激合并深刺。史晓琳等人就单纯针刺三阴交与普通西药对比进行实验,发现针刺组治疗效果明显优于西药组。
  2 艾灸治疗原发性痛经
  艾灸是指是通过燃烧艾叶刺激体表穴位或特定部位,能起到温经散寒、行气固脱、升阳举陷等作用。寒濕凝滞型痛经是原发性痛经中较常见的类型,多因寒湿之气入侵人体,血液运行不畅而出现瘀血所致,艾灸治疗寒湿凝滞型痛经患者效果良好。汪军等通过临床实验研究不同艾灸时程对疗效的影响,发现艾灸时长与临床疗效呈正比,时间越长疗效越优,以30min为宜。有研究表明,通过3个周期的艾灸三阴交治疗可在减轻原发性痛经患者症状的同时改善患者的睡眠质量。临床上艾灸治疗痛经疗效显著,毒副作用小并能改变患者体质,逐渐被医生和痛经患者认可和接受。韩燕燕等人通过临床对照实验,比较艾灸和布洛芬治疗原发性痛经的疗效,发现艾灸治疗原发性痛经疗效优于口服布洛芬缓释胶囊,无毒副作用。
  3 针刺配合艾灸治疗原发性痛经
  温针灸又称为针柄灸,即在针刺穴位的同时将艾叶绒或艾柱置于针柄上燃烧,属于针刺和艾灸合用的一种方法。研究表明温针灸气海、关元、三阴交15min即可出现镇痛的效果,30min时止痛效果达到最佳状态,临床上可以用来代替非甾体抗炎药物。赵宁侠等认为,针灸治疗可以作用于患者的血液,改善其“浓、凝、集”的不良状态,疏通精血,以此来缓解疼痛。刘常胜等采用针刺三阴交、地机、中极、关元,艾灸关元的方法治疗原发性痛经,发现总有效率为94%,优于单纯针刺治疗。罗兴文使用电针刺激双侧子宫、地机、血海、足三里、三阴交等穴,同时于关元穴施艾盒灸治疗寒湿凝滞型原发性痛经患者,总有效率高达97.8%。
  4 针刺配合其他疗法治疗原发性痛经
  由于艾灸气味过大、操作不便等局限性,临床上亦多采用针刺配合中药敷贴、汤药、穴位埋线等治疗。叶田等通过实验发现经前针刺配合经期中药穴位贴敷治疗原发性痛经患者的效果优于针刺配合TDP照射,其优势主要表现在改善症状以及缓解疼痛方面。穴位埋线可以对患者机体进行长且持续的温和刺激,涂安燕等发现针刺配合穴位埋线(三阴交、血海)治疗原发性痛经患者的有效率达87.27%,效果明显优于口服芬必得治疗。电针关元、三阴交、中极、次髎等穴位的基础上配合口服方药温经汤治疗原发性痛经的总有效率为96.7%,相较于西药布洛芬缓释胶囊具有更好的止痛效果。有研究表明,平时使用温经汤配合经期针刺治疗寒凝血瘀型痛经在症状改善及复发率等方面均优于单纯经期针刺。经过文献检索发现针刺配合汤药治疗原发性痛经的临床实验较多,比如针刺配合气滞痛经汤、少腹逐瘀汤、周氏络血止痛方等均获得较好临床效果。
  5 艾灸配合其他疗法治疗原发性痛经
  艾灸多配合穴位按摩、穴位注射、穴位埋线等方式治疗。胡燕燕等发现经期前和经期中进行穴位按摩(太冲穴、双侧三阴交穴、双侧地机穴、双侧天枢穴、曲骨穴以及关元穴)配合艾灸治疗有明显疗效,且效果优于口服芬必得胶囊。吕振军等发现向三阴交及其对侧穴注射维生素 K3后再施行艾灸(关元穴、十七椎穴)效果优于口服布洛芬缓释胶囊。胡翀妮通过临床试验发现穴位埋线配合艾灸治疗有良好效果,其中经前治疗效果更佳,且有改善体质的作用,不易复发。肖小文等通过文献检索发现穴位埋线与艾灸选用穴位大体不同,但主要选取的穴位均为关元、三阴交。此外,艾灸联合中药治疗原发性痛经的文献较多,且中药使用形式丰富,包括蒙药、汤药、穴位敷贴、中药离子导入等。   6 针灸配合其他疗法治疗原发性痛经
  中药热敷结合针灸治疗原发性痛经临床应用较为广泛。韦新团将临床上收治的52例原发性痛经患者随机分为两组,比较西药与针灸结合中药热敷(丹参、元胡、益母草煎汁浸泡绒布垫后拧干热敷)的治疗效果,结果发现后者缓解疼痛效果更佳,且复发率低。临床上针灸配合脐部外敷亦较多见,根据中医证型不同,选择不同的脐敷药物及针灸穴位。有研究表明针灸配合中药脐敷治疗原发性痛经止痛效果优于西药布洛芬,且优于单纯使用针灸或脐敷治疗。临床上同时也多采用中药汤剂配合针灸进行治疗,如益母草汤、温经散寒汤、少腹逐瘀汤等。此外,还有针灸联合推拿、蜡疗、红外光疗、超短波、中医护理等方式治疗原发性痛经。
  7 结论
  本文主要对针灸及针灸联合其他疗法治疗原发性痛经相关文献综述,包括针刺、艾灸、针灸、针刺配合其他疗法、艾灸配合其他疗法、针灸配合其他疗法治疗原发性痛经6个方面。其中,针灸治疗原发性痛经的疗效优于常规西药,止痛效果更佳,复发率低。针刺穴位多选择三阴交、关元、气海、地机、足三里、中极、太冲等,同时配合针刺手法疗效更佳。艾灸主要针对寒湿凝滞型原发性痛经,艾灸时长与临床疗效呈正比,时间越长疗效越优,以30min为宜。针刺配合艾灸治疗原发性痛经时温和灸应用较多,效果优于单纯针刺或艾灸。针刺配合其他疗法、艾灸配合其他疗法、针灸配合其他疗法治疗原发性痛经疗效优于西药治疗,其中其他疗法主要包括中药敷贴、中药离子导入、汤药、穴位埋线、耳穴、按摩、推拿、蜡疗、红外光疗、超短波、中医护理等治疗。其中,针灸配合中药方剂、穴位敷贴治疗原发性痛经的文献较多,临床应用较普遍。针灸治疗无副作用和不良反应,远期疗效好,复发率低,值得推广。
  参考文献
  [1] 刘艳珍,迟宇钧,陈莹.针灸治疗原发性痛经的研究近况[J].广西中医药,2017,40(1):11-13.
  [2] 李艺,王朝阳,崔春辉.现代针灸治疗原发性痛经的取穴规律[J].辽宁中医杂志,2017,(11):2385-2387.
  [3] 孙俊俊,王亚峰,张壮,等.针刺手法对原发性痛经效应影响的系统评价[J].中国针灸,2017,37(8):887-892.
  [4] 史晓林,杨爱民,李凤芝.针刺三阴交治疗原发性痛经120例疗效分析[J].中国针灸,1994,(5):17-18.
  [5] 郝美美.艾条灸治疗寒湿凝滞型痛经的疗效观察[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7,15(11):108-109.
  [6] 李成,马新建,魏小丽.艾灸治疗寒凝湿滞型原发性痛经的临床研究[J].针灸临床杂志,2018,(6):48-51.
  [7] 汪军,毛珍,阿力木·玉努斯.不同艾灸时程对原發性痛经的临床研究[J].针灸临床杂志,2017,33(1):1-4.
  [8] 李艳,张静,杨郁文,等.艾灸对原发性痛经症状及睡眠质量的影响[J].牡丹江医学院学报,2017,38(3):143-146.
  [9] 韩燕燕,卢瑜.艾灸穴位治疗与布洛芬药物治疗痛经疗效比较[J].影像研究与医学应用,2017,(4):213-214.
  [10]石志华,郭燕洁.温针灸治疗原发性痛经即刻镇痛效应临床观察[J].中医学报,2017,32(7):1343-1346.
  [11]赵宁侠,郭瑞林,任秦有.针灸治疗原发性痛经临床疗效及血液流变学相关性分析[J].浙江中医药大学学报,2007,31(3):364-365.
  [12]刘常胜,冯玉山,何孟泽.针刺结合艾灸关元穴治疗原发性痛经的临床研究[J].中医临床研究,2017,9(13):40-41.
  [13]罗兴文.电针加艾盒灸治疗寒湿凝滞型原发性痛经45例[J].云南中医中药杂志,2014,35(12):44-45.
  [14]叶田,王宇,刘岚.针刺配合穴位贴敷治疗寒凝血瘀型痛经临床观察[J].上海针灸杂志,2015,34(12):1154-1156.
  [15]涂安燕,刘国云.针灸配合埋线治疗原发性痛经55例[J].河南中医,2015,35(03):625-626.
  [16]周海霞,刘丹卓.温经汤配合电针治疗寒凝血瘀型原发性痛经30例临床观察[J].湖南中医杂志,2015,31(06):53-55.
  [17]郑君.针药分阶段治疗寒凝血瘀型痛经60例[J].黑龙江中医药,2015,44(06):50-51.
  [18]勾明慈,王昕.针刺联合气滞痛经汤治疗气滞血瘀证原发性痛经疗效观察[J].辽宁中医杂志,2018,45(02):378-380.
  [19]巩海亮,贾小红,宋兰英,等.针刺加中药少腹逐瘀汤口服治疗原发性痛经的临床研究[J].中国医药导报,2015,12(34):114-117.
  [20]赵因.周氏“络穴止痛方”加地机、气冲穴针刺治疗湿热瘀阻型原发性痛经临床观察[J].河北中医,2018,40(10):1551-155.
  [21]胡燕燕,旷红艺.按摩联合艾灸治疗原发性痛经寒湿凝滞型疗效观察[J].实用中医药杂志,2017,(3):282-283.
  [22]吕振军,翟玉馨,吕素珍.穴位注射配合双支艾条灸治疗原发性痛经临床观察[J].上海针灸杂志,2015,(10):958-960.
  [23]胡翀妮.穴位埋线周期疗法配合艾灸治疗血瘀型原发性痛经38例临床观察[J].甘肃中医药大学学报,2017,34(04):83-86.
  [24]肖小文,周志刚,王萍,等.穴位埋线与艾灸治疗原发性痛经的取穴规律[J].江西中医药大学学报,2017,(5):51-53+96.
  [25]韦新团.针灸配合中药热敷治疗原发性痛经的疗效研究[J].实用妇科内分泌杂志(电子版),2018,5(30):62-63.
  [26]武海英,李森林.中药敷脐结合温针灸治疗寒凝血瘀型痛经的疗效及对外周血PGE2和 PGF2-α的影响[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16,25(26):2896-2899.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9181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