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中医药治疗肺癌合并恶性胸腔积液研究进展

作者:未知

  【摘 要】肺癌是对人类生命和健康威胁最大的恶性肿瘤之一,发病率和死亡率增长速度最快。临床所见的恶性胸腔积液约有40%为恶性肿瘤引发,以肺癌最为多见。形成恶性胸腔积液的机制较为复杂,主要原因是胸膜转移性肿瘤与胸膜弥漫性恶性间皮瘤,临床治疗涉及多个学科。本文通过搜集整理近十年肺癌合并恶性胸腔积液相关文献,对中医药治疗研究进展进行了简要分析和总结。
  【关键词】肺癌;恶性胸腔积液;中医药
  【中图分类号】R730.5 【文献标识码】B 【文章编号】1005-0019(2019)11--01
  近50年来数据显示,全球范围内肺癌患者数量显著增多,死亡率也不断升高,成为男性恶性肿瘤发病率、死亡率最高的疾病,女性患者中肺癌发病率、死亡率均排第二位。恶性胸腔积液是所有恶性肿瘤晚期常见的并发症,其中肺癌、乳腺癌和淋巴瘤占比高达75%[1]。肺癌合并恶性胸腔积液预后极差,患者的呼吸系统、循环系统和消化系统功能都受到严重影响,表现为呼吸困难、胸痛胸闷、腹痛腹胀、食欲减退等症状,生活质量明显降低。现代医学主要采取局部和全身方式治疗恶性胸腔积液,如局部放疗、穿刺引流、胸膜剥离、全身化疗等,但整体效果并不理想。中医学治疗恶性胸腔积液方式如中药汤剂内服、中药制剂外敷、胸腔灌注或静脉注射等,表现出明显的简、便、验、廉、效等众多优势。
  一、病理机制
  传统中医学中将肺癌合并恶性胸腔积液归纳为“悬饮”。参见《金匮》:“饮后水流在胁下,咳唾引痛,谓之悬饮。”邪毒痰瘀结于肺部,致肺失宣肃,水停为饮是其病机。胸腔积液涉及心、肝、肺、脾、肾等脏器,并见胆、肠、胃、膀胱和三焦六腑等,病因非单一主水功能,难统一辩证,总体来说重要病机之一可概括为痰毒互结、气阴两虚。赵元辰[2]等认为可分为正气内虚、邪毒侵肺、痰湿内阻三类;施展[3]等在回顾性分析中指出肺癌合并恶性胸腔积液患者基本证候要素包括气虚证、痰湿证、血瘀证和阴虚证,而寒湿困脾、气滞血瘀、气阴两虚、痰瘀互阻、脾肾阳虚、肝脾不调是其六种基本证候。
  二、中药内服疗法
  中药内服是中医学主流治疗方式。悬饮属于痰饮水液范畴,临床治疗“当以温药和之”。常用经方例如苓桂术甘汤、葶苈大枣泻肺汤、小青龙汤、真武汤及陷胸汤类,据此加减或辨证施治;用药当以泄水逐饮、温阳利水、扶正祛邪为主。
  1.泄水逐饮。该法主要用于正气尚支、邪实偏盛,或肺癌胸水成型初期。宋爱英[4]教授用药葶苈子、半枝莲、桑白皮、黄芪、茯苓、鸡内金、桂枝、车前子、醋鳖甲、炙甘草等以泻肺利水、益气温阳,认为气机阻滞、饮停胸胁是最主要病机。李政[5]等药方组成为葶苈子、甘遂、茯苓、泽泻、大枣、干姜、生姜、车前子、石韦、泽兰等,并联合顺铂胸腔灌注,疗效理想。
  2.温阳利水。肺脾肾主水功能,与悬饮形成关系密切,脾阳虚可致水湿不化,犯于肺;肺气不利致水道失司;肾气不足致水液代謝较差。侯平玺提出[6]治疗肺癌胸水基本方法为培土制水;张文学[7]等人采用真武汤加味与顺铂胸腔灌注联合治疗阳虚水停,总有效率为88.9%。
  3.扶正祛邪。中医认为久病成瘀,“血不利则为水”。专家王三虎拟定[8]的葶苈泽漆汤由葶苈子、泽漆、人参、黄芪、生地黄、百合、冬麦、茯苓、猪苓、泽泻、车前子、夏枯草、生牡蛎、麻黄和白英组成,同样配合顺铂胸腔灌注疗效显著;朱思平[9]应用滋阴补气法延长患者中位生存期效果明显。
  三、中药外敷治疗
  中药外敷治疗肺癌胸水多采用消水方,例如十枣汤加减应用。敷贴法主要是将药物研磨调和成膏剂,贴敷于局部或穴位。林娟[10]以茯苓、白术、芫花、甘遂、大戟、水蛭和甘草制成逐水膏,贴敷于相关穴位,联合胸腔灌注对脾虚痰湿证患者治疗效果较好。熨法将中药研磨成散,以纱布包裹,使用时先炒热或加热熨于患者穴位,或者局部积液部位,温热药物可疏通经络,有温阳利水之功效。王爽[11]等采用十枣汤药粉熨法联合胸腔灌注治疗肺癌胸水。
  四、胸腔灌注治疗
  胸腔灌注中药制剂是全新有创疗法,中西医结合特点明显。胸腔内灌注参照西医使用胸膜固定剂等方法,灌注药物为中药制剂,辨证施治优势突出,对于浆膜转移性局部湿热证采用华蟾素注射液灌注;对于血瘀证采用榄香烯化瘀解毒;对于气虚患者注射康莱特益气;肺癌胸水晚期多为阴虚内热,可注射鱼腥草清热解毒。不经辩证可单一用中药制剂灌注,如杨奇伟[12]采用中药复方苦参注射液灌注效果优于单纯抽液治疗。张少朋[13]在研究中用鸦胆子油乳灌注并服用通腑泄浊方,对患者胸闷气短、咳嗽等症状改善效果明显。
  五、结束语
  恶性胸腔积液是所有恶性肿瘤晚期常见严重并发症,其发病机制主要包括淋巴回流障碍;毛细血管通透性增加;胸膜腔内胶体渗透压增高;血浆胶体渗透压降低;肿瘤细胞与免疫细胞之间的相互作用[14]。临床治疗肺癌合并恶性胸腔积水多以姑息治疗为主,西医治疗综合效果尚不理想。中医学治疗疾病常辩证施治,临床用于治疗肺癌胸水较为广泛,疗效确切且安全可靠,是效果理想的首选方案。总结近年来各位专家学者研究进展,中医治疗肺癌胸水主要以中药汤剂口服为主,根据证候类型加减药物;或用中药膏剂消水方敷贴胸外局部、相关穴位,热熨通经络、化瘀血;中药胸腔灌注有效结合西医,同时利用中医辨证优势,以中药制剂灌注对患者症状改善效果良好。
  总而言之,中医药治疗肺癌合并恶性胸腔积液操作便捷、用药价廉,效果安全可靠,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对延缓患者生存、改善生活质量具有重要作用。
  参考文献
  施展,花宝金.恶性胸腔积液的中医药治疗现状及展望[J].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2009,15(05):397-399.
  赵元辰,花宝金.肺癌合并恶性胸腔积液的中医药治疗进展[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2,10(08):163-165.
  施展,花宝金,何庆勇.肺癌恶性胸腔积液患者中医证候要素及证候分布特征[J].中医杂志,2015,56(11):953-956.
  连汝静.竭泉饮联合胸腔生物化疗治疗恶性胸腔积液的临床观察[D].黑龙江中医药大学,2013.
  李政,王巍,李康.葶苈甘遂逐水饮联合胸腔内灌注化疗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伴恶性胸水临床疗效分析[J].辽宁中医药大学学报,2016,18(01):198-200.
  李玉梅.侯平玺名老中医以健脾补肺法治疗癌性胸水的临床经验[J].光明中医,2015,30(08):1630-1631.
  张文学,吴颂良,张文源.加味真武汤联合顺铂治疗阳虚水停证癌性胸水的临床观察[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8,18(24):142-143.
  杨湖双.基于燥湿相混致癌论治疗非小细胞肺癌胸水的临床观察[D].广西中医药大学,2016.
  朱思平.滋阴补气疗法治疗中晚期肺癌的临床应用[A].中华中医药学会、福建省卫生厅、中华名中医论坛组委会.2011年中华名中医论坛暨发挥中西医优势防治肿瘤高峰论坛论文集[C].中华中医药学会、福建省卫生厅、中华名中医论坛组委会:,2011:2.
  林娟.逐水膏穴位贴敷治疗脾虚痰湿型肺癌胸水的疗效观察[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4.
  王爽,周维,罗明,徐振晔.十枣汤烫熨疗法联合胸腔灌注化疗治疗癌性胸水临床疗效观察[J].上海中医药大学学报,2018,32(01):39-43.
  杨奇伟.中西医结合治疗恶性肿瘤胸腔积液62例疗效观察[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5,15(03):144+150.
  张少朋.通腑泄浊基本方联合鸦胆子油乳胸腔灌注治疗肺癌胸水临床研究[D].南京中医药大学,2014.
  吴建英,黄青松,杨洪静.和解调气法联合顺铂胸腔灌注治疗邪犯胸肺型恶性胸腔积液26例总结[J].湖南中医杂志,2017,33(10):69-71.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2377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