喉罩全麻在小儿腹股沟疝手术中的麻醉效果分析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 观察小儿腹股沟疝手术应用喉罩全身麻醉(全麻)的麻醉效果。方法 90例行手术治疗小儿腹股沟疝患儿, 按照麻醉方法不同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 每组45例。对照组行气管插管麻醉, 观察组行喉罩全麻。比较两组体征变化、麻醉效果及不良反应发生情况。结果 观察组手术即刻(T1)、术后5 min(T2)时心率(HR)分别为(120.20±13.12)、(121.61±14.22)次/min, 平均动脉压(MAP)分别为(56.32±4.21)、(55.81±4.23)mm Hg(1 mm Hg=0.133 kPa);对照组T1、T2时HR分别为(132.36±12.32)、(133.33±11.34)次/min, MAP分别为(60.52±3.36)、(59.47±3.25)mm Hg;观察组T1、T2时HR、MAP水平均明显低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麻醉诱导时间为(2.05±0.81)min、麻醉苏醒时间为(15.23±5.26)min, 均短于对照组的(4.17±1.33)、(62.31±11.15)min,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对照组发生不良反应15例, 不良反应发生率为33.33%;观察组发生不良反应4例, 不良反应发生率为8.89%;观察组不良反应发生率明显低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8.0726, P<0.05)。结论 小儿腹股沟疝手术应用喉罩全麻能控制患儿术中体征稳定, 缩短麻醉诱导, 加快麻醉苏醒, 且不良反少, 既有效, 又安全, 具有一定临床应用与研究价值。
  【关键词】 小儿腹股沟疝;喉罩全身麻醉;体征;不良反应
  DOI:10.14163/j.cnki.11-5547/r.2019.08.023
  在小儿外科病中, 腹股沟疝极为多见, 系指先天性的腹壁异常发育, 可复性肿块发生于腹股沟, 大部分患儿在出生后2~3个月发病[1]。手术是治疗小儿腹股沟疝的最佳手段, 而最佳手术时机为发病后6个月。对于小儿外科短小手术, 临床麻醉通常首选氯胺酮, 该药品具有镇痛、镇静、遗忘的效果, 但是, 用药后会延缓患儿麻醉苏醒, 反复注射会提升中枢兴奋性, 存在较多并发症, 加大麻醉难度[2, 3]。为此, 本院选取2017年7月~2018年7月收治的90例腹股沟疝患儿作为研究对象, 观察喉罩全麻的效果, 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选取本院2017年7月~2018年7月儿科手术治疗的90例小儿腹股沟疝患儿, 纳入标准:经临床检查证实腹股沟疝, 符合手术指征, 美国麻醉医师协会(ASA)分级Ⅰ~Ⅱ级, 无腹股沟疝术史, 家属自愿参加研究, 签订同意书。排除标准:麻醉禁忌、无法耐受手术、合并免疫或内分泌疾病等患儿。按照麻醉方法不同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 每组45例。观察组患儿男女比例29∶16;年龄1~6岁, 平均年龄(4.06±0.65)岁;直疝6例, 斜疝39例。对照组患儿男女比例30∶15;年龄2~6岁, 平均年龄(4.11±0.63)岁;直疝9例, 斜疝36例。两组患儿一般资料比较, 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具有可比性。且院内伦理会准许该研究。
  1. 2 方法 两组术前常规检查, 禁止饮食;均不予以任何镇痛、镇静药品。入手术室后, 为患儿提供面罩吸氧, 2~3 L/min, 监护心电图, 测量HR、血压等体征, 并使用麻醉气体分析模块测定呼吸末七氟烷浓度。两组麻醉诱导均使用8%七氟烷, 观察患儿无睫毛反射后, 观察组予以2%七氟烷维持麻醉10 min, 对照组予以2.5%七氟烷维持麻醉10 min, 随后观察组置入喉罩, 对照组插入气管导管。建立气道后, 实施机械通气, 呼吸潮气量调至6~8 ml/kg, 频率20~25次/min, 呼吸比例2∶1, 呼气末二氧化碳分压(PETCO2)控制为33~46 mm Hg。两组维持麻醉均使用七氟烷、瑞芬太尼, 七氟烷用药调控至脑电双频指数(BIS)值在40~60。术毕, 待患儿麻醉苏醒稳定后, 气管导管、喉罩取出, 麻醉监护室留观, 无异常后回病房。
  1. 3 观察指标 观察比较两组不同时间点HR、MAP、麻醉效果(麻醉诱导时间、麻醉苏醒时间)及不良反应发生情况。
  1. 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21.0统计学软件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 x-±s)表示, 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 采用χ2检验。P<0.0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 1 两组不同时间点HR、MAP比较 观察组T1、T2时HR分别为(120.20±13.12)、(121.61±14.22)次/min, MAP分别为(56.32±4.21)、(55.81±4.23)mm Hg;对照组T1、T2时HR分别为(132.36±12.32)、(133.33±11.34)次/min, MAP分别为(60.52±3.36)、(59.47±3.25)mm Hg;观察组T1、T2时HR、MAP均明顯低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2. 2 两组麻醉效果比较 观察组麻醉诱导时间为(2.05±0.81)min、麻醉苏醒时间为(15.23±5.26)min, 均短于对照组的(4.17±1.33)、(62.31±11.15)min,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 3 两组不良反应发生情况比较 对照组发生不良反应15例, 不良反应发生率为33.33%;观察组发生不良反应4例, 不良反应发生率为8.89%;观察组不良反应发生率明显低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8.0726, P<0.05)。   3 讨论
  患儿因年龄小, 缺乏认知力, 故面对手术会产生恐惧情绪, 加上行为排斥, 故手术需在全麻下实施。临床在处理阑尾炎、疝气等小儿常见短小手术麻醉时, 通常应用氯胺酮进行手术麻醉。氯胺酮是一种非巴比妥类静脉麻醉药, 麻醉中痛觉消失, 但存在部分意识, 其镇痛机制是利用丘脑内侧核所具备的选择性抑制作用, 阻止脊髓网状结构的上行传导, 从而达到镇痛, 但传导并非彻底阻断[4]。但是, 氯胺酮能增加交感神经兴奋, 加快HR, 升高血压, 单独麻醉能让患儿肢体出现不自主运动, 难以控制麻醉深度, 极易抑制呼吸, 并延缓苏醒[5]。另一种常见的麻醉方式即气管插管全麻, 但由于患儿受气道解剖结构的限制, 增加了插管难度, 加上患儿口腔软组织较薄弱, 插管后易造成呼吸梗阻、黏膜水肿, 加重机体应激反应, 增快HR, 从而干扰术中生命体征, 拔管后可致躁动、呛咳、喉痉挛等不良事件[6]。
  本研究结果显示, 观察组T1、T2时HR分别为(120.20±13.12)、(121.61±14.22)次/min, MAP分别为(56.32±4.21)、(55.81±4.23)mm Hg;对照组T1、T2时HR分别为(132.36±12.32)、(133.33±11.34)次/min, MAP分别为(60.52±3.36)、(59.47±3.25)mm Hg;观察组T1、T2时HR、MAP均明显低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麻醉诱导时间为(2.05±0.81)min、麻醉苏醒时间为(15.23±5.26)min, 均短于对照组的(4.17±1.33)、(62.31±11.15)min,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与薛娜等[7]研究结果相似, 可见, 喉罩麻醉用于小儿腹股沟疝手术的效果显著, 不仅能稳定患儿术中体征, 并加快麻醉苏醒, 保证麻醉质量。分析原因可能为:喉罩是由橡胶、充气式树脂罩组合而成, 经口腔置入, 充气后罩头膨胀, 与喉头构成封闭性良好的低压空间, 完全包围会厌、声门, 面罩另一端连接管连接呼吸机, 能控制患儿的自主呼吸, 从而防止静脉全麻引起的呼吸抑制。喉罩全麻易操作, 置入应激性轻, 不需配合肌松药, 麻醉深度较浅, 故安全性好。喉罩无需露出声门, 亦无需置入气道, 能提高患儿术中通气, 减轻应激反应。此外, 喉罩全麻使用的麻醉药物主要是丙泊酚、瑞芬太尼, 其中丙泊酚是常用全麻药物, 其具快速麻醉、无蓄积的优势, 不易引起兴奋, 自身镇静效果好, 通过中枢的氨基酸丁及其受体进行镇静;同时, 丙泊酚能抑制释放L-天门冬氨酸、L-谷氨酸等兴奋的神经递质, 阻断双、多突触产生兴奋;另外, 丙泊酚可以激活氨基丁酸受体-氯离子复合物, 常规用量即可强化氯离子导入作用, 若增加用量, 能促使氨基丁酸受体发生脱敏现象, 以阻止中枢神经系统, 达到镇静目的, 减少躁动发生。而瑞芬太尼则是超短效的镇痛药品, 药效迅速, 强力镇痛, 由血液、组织内的酶代谢排出, 不易蓄积体内, 减少患儿肝肾损害, 并能抑制患儿插管反应, 加快按照苏醒。因此, 通过丙泊酚、瑞芬太尼进行喉罩麻醉诱导, 不仅能满足喉罩置入后松弛下颌的要求, 又能减少咽喉部反射, 稳定术中循环系统, 促使麻醉诱导稳定, 控制患儿呼吸, 减少气道反应, 加快患儿麻醉后苏醒, 达到确诊镇痛效果, 安全性高。同时, 本研究结果显示, 对照组发生不良反应15例, 不良反应发生率为33.33%;观察组发生不良反应4例, 不良反应发生率为8.89%;观察组不良反应发生率明显低于对照组,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进一步说明喉罩全麻的安全性高, 能减少患儿术后不良反应。但是, 喉罩麻醉的规范使用临床暂未明确, 对于手术时间、手术体位等亦缺少标准, 所以临床还需进一步作出研究。
  综上所述, 小儿腹股沟疝手术应用喉罩全麻的麻醉效果确切, 能加快麻醉诱导, 缩短苏醒时间, 且能控制患儿术中生命体征的稳定, 减少术后麻醉不良反应, 具有一定临床应用与研究价值。
  参考文献
  [1] 刘颖. 恒速输注右美托咪定和靶控输注瑞芬太尼用于小儿腹股沟疝腹腔镜手术的比较研究. 海南医学院学报, 2018, 24(16):1535-1538.
  [2] 盛芝敏, 杨月琴. 七氟烷联合氯胺酮复合麻醉用于小儿腹股沟斜疝手术的临床分析. 浙江创伤外科, 2018, 23(3):621-622.
  [3] 杨晨, 商磊, 王学成. 气管插管和喉罩全麻在小儿麻醉中的应用. 现代仪器与医疗, 2018, 24(2):118-120.
  [4] 刘瑜, 高东艳. 氯胺酮复合右美托咪定在小儿短小手术中的应用. 临床医药实践, 2018, 27(8):575-578, 623.
  [5] 左清浩. 以七氟烷或氯胺酮為主导患儿麻醉后苏醒质量的比较. 中国现代医生, 2018, 56(18):104-106.
  [6] 候爱红. 喉罩全麻与气管插管全麻在小儿骨科手术中的应用效果比较. 中国实用医药, 2018, 13(30):74-75.
  [7] 薛娜, 张万存, 吴丽. 喉罩全麻在基层医院小儿腹股沟疝手术中的麻醉效果及安全性. 临床医学研究与实践, 2018, 3(12):114-115.
  [收稿日期:2018-11-20]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8341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