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方仲永遇吕蒙

作者:未知

   一日,方仲永行于街市,暮而归。遇一河,河水五彩,颇为奇异,仲永以为神河,乃拜。
   毕,仲永方欲行,忽见水中冒泡不止,暗流涌动,似有巨物,疑有河灵,遂止。少时,有一人手自水中出。仲永以为神灵现形,然又见一人首,口呼“救命”,速将其救起。
   待那人上岸,仲永细观之。那人满脸髭须,目光凛凛,一身凛然正气,非常人也。那人咳出数口水,言他姓吕,名蒙,字梓珉,本汝南富陂人。那人道谢一番后,起身欲离去,然环顾四周,一时不知身处何地。
   仲永见此,道:“现天色已晚,若先生居所离此甚远,不妨到小生住处小憩。”吕蒙略一思索,便答应随行。少时,遇二青年,一着青衣,一着蓝衣。青衣者见仲永,与其友曰:“此为‘神童’仲永。”蓝衣者观仲永片刻,笑曰:“大兄不可玩笑,若此人乃神童者,则天下岂有庸人哉!”言毕,二人大笑不止。
   仲永闻言只垂首装未闻,面带惭色,双手紧握,耳根紫红。吕蒙见青、蓝衣青年所言甚奇,心中好奇,逐旁敲侧击。仲永低嘆一声,曰:“此事说来,甚为惭愧。小生少时天资聪颖,指物立诗,其文理皆有可观者。邑人奇之,稍稍宾客吾父,或以钱币乞之。家父利其然也,日扳吾环谒于邑人,不使学。不数年,便已泯然众人矣。”
   吕蒙听罢,叹曰:“悲哉!天下竟有如此不明事理之人!”仲永见他似话中有话,遂道:“小生愚钝,不知先生何意,还望先生明示。”吕蒙答曰:“令父利其然而日扳汝环谒于邑人,不使学,纵然为旷世鬼才,不学,不数年必泯然众人尔。故以为令父不明事理。而令父虽‘不使学’,然汝若真欲学,又岂会不得学?故以为汝不明事理。”仲永怒曰:“先生不知实情,何以妄言?”吕蒙答:“吾虽未见此事,然只听汝言,即可知汝并不愿学。吾少时不学,以为学那酸腐文字无用。故当人劝吾学时,吾百般推辞。后终被劝动,遂始学。不终年便已才略大涨,得益处。而吾始学时已非少年,故可知学时不分。而汝至今仍不过一‘众人’,可知非令父之过,而因汝弗愿学。”
   仲永听闻,本欲驳,然细思之下才觉吕蒙所言甚有理,甚为惭愧。待至家中,一顿好酒好饭。次日醒时,吕蒙却已不见,仲永以为神仙,遂设牌位,日夜祭拜,并就此发愤读书,后中了个秀才。
   再说那吕蒙,原是三国吴主孙权手下大将。那日与鲁肃结友而别后,过河时不慎坠入,哪知竟到那大宋去了。吕蒙于仲永屋中宿了一夜,睁眼已在军中。
   吕蒙见仲永是虚是实?皆不可知。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87350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