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的力量

作者:未知

   “小Z,现在都六点半了,洋妈整整迟到一个小时了!”我烦躁地拿着手机在好友小Z面前晃了晃。
   洋妈是我和小Z在英国游学期间寄宿家庭的女主人,也是我和小Z在英国这一周的监护人。她50多岁,体态偏胖,一个典型的英国中年妇女。来到寄宿家庭的第一天,洋妈就给我们提出了各种严格的要求,比如洗澡时间不能超过一刻钟,自己的餐具自己收拾,晚上必须在十点钟之前上床睡觉……当晚,我们和同学小S通话诉苦时,电话那头的她哈哈大笑说:“你们可真是一秒回到解放前啊!”唉,这几天我们算是充分领教了洋妈的古板、冷漠。“对我们要求那么严格,对自己的要求却很松。”我嗤之以鼻。
   英国下午的六点半依然艳阳高照,灼热的阳光照在我和小Z的身上。我和小Z在太阳底下等了那么久,只为等洋妈来接我们回家。
   正当我回忆着洋妈的种种不近人情时,一位年迈的英国老奶奶步履蹒跚地向我们走来,她的穿着十分奇怪,这么热的夏天,她却穿了一件厚重的大衣。
   老奶奶微微哆嗦着,她细微无力的声音飘进了我的耳朵:“你们知道车站在哪里吗?”我摇摇头,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我们不住在这儿,所以也不熟悉。”
   这时,洋妈驾着车来了,停稳后,她急匆匆跑下车,喘着粗气,满头大汗地对我和小Z说:“刚才急着送一个年轻妈妈去接孩子,耽误了点时间,来接你们的路上又堵了好久!”她似乎认为光解释还不足以表达她焦急的心情,所以边说边挥舞着双臂。
   这时,洋妈看见正欲离去的老奶奶,便急忙走上前去询问情况,她应该也察觉到了老奶奶的怪异与无助。洋妈询问老奶奶的个人情况以及家庭住址之类的问题。老奶奶含含糊糊答不上来。洋妈更焦急了,她在征得老人同意后,在老人的包内翻找,想找到写着老人信息和住址之类的物品。陪同我们的导游姐姐说,老奶奶可能是阿尔兹海默症患者。幸运的是,洋妈真的在老人包里找到了写着她的住址的纸片。老人的家離市区有一定的距离,开车过去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到。洋妈带着歉意对我们说:“又要耽误你们的时间了,我们先把老人送回家吧。”我和小Z不约而同地点头表态:没问题,老人的安全最重要。看着眼前善良热情的洋妈,我心中对她的不满正慢慢消散。此时,有一对开车路过的英国年轻夫妇得知我们的情况后,也主动提出要在前面带路,与我们一起开车送老奶奶回家。小Z感叹:“英国人真是善良又热情啊!”我用力点了点头。
   老奶奶上车前站在我和小Z面前,她看着我,目光柔和,那湛蓝的眼眸宛如两汪不泛波澜的湖水。她用手轻抚着我的脸颊,她的指尖虽然是凉的,但掌心是温热的。这份热,是不是源自人与人之间的友善呢?“You   are    so    kind(你们真是善良)!”依旧是那细微轻柔的声音,依旧是那简单的单词,组成的这句话却充满了力量,字字敲击在我心上,无论过去多久,都还会一遍遍在我脑海中回响。
   将老奶奶送到家时,已是晚上八点多了。老奶奶的家人都松了一口气,他们说他们已经全城找老奶奶大半天了,再找不到就要报警了。车窗外的天依然是明朗的,几朵棉花糖般的云朵在空中飘浮着,阳光也变得柔和,不再灼热。小Z与我对视一笑,这次的笑容里充满了温暖。想必,坐在前排驾车的洋妈一定也是这般神情吧。
   “You   are    so    kind!”在回来的路上,我还在细细品味着这句话。我们三个人安静地听着摇滚音乐,这份和谐早已融入空气中,无须多言。我,感受到了善的力量,你呢?
   在篇一中,为他人遭遇困难或不幸感到闷闷不乐的“父亲”是善良的,这是一种心系他人的善良;将国家的事与世界的事当作切身的事忧愁、皱眉、叹气的夏丏尊先生是善良的,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忧国忧民的善良;从即将开动的火车上跳下来的“我”是善良的,这是一种同情弱者的善良。在篇二中,洋妈在接“我”和小Z的路上,送了接孩子的年轻妈妈,又送了可能患阿尔兹海默症的老奶奶,这是一种乐于助人的善良……在生活中,善良体现在方方面面:不在公共场合大声喧哗;在紧急的情况下为有需要的人献血;为山区里的孩子捐款捐物,帮助他们顺利完成学业……善良不分能力大小,只要心存善念,即可行善。亲爱的“创粉”,让我们从一点一滴的小善做起,将无数小善汇成爱的江河,去温暖更多的人吧!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87353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