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护理路径式带教在手术室护理教学中的应用价值探讨

作者:未知

  [摘要]目的观察将护理路径式带教法应用实践于手术室护生实习教育中的价值。方法选择护理路径式带教法应用前(2017年4- 10月)和应用后(2017年11月- 2018年5月)于我院手术室接受实习培训的护生各30例为研究样本,应用前护生设为传统带教组,应用后护生设为路径带教组,比较分析两组护生在不同手术室临床带教模式下的实习考核成绩、手术室护理素质评分、带教法满意率等方面的差异度。结果路径带教组护生干预后的专科实习考核成绩、手术室护理素质评分、带教法满意率均显著较传统带教组护生高(P<0.05)。结论将护理路径式带教法应用实践于手术室护生实习教育中,对于该类带教對象专科实习考核成绩、手术室护理素质、带教法满意率的提升均具备显著功效。
  [关键词]路径式带教;手术室;护理教学;灵活式护理
  [中图分类号] R473.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0616( 2019) 01-44-03
  手术室是多学科综合化治疗中心区域,病种复杂、术式繁多、周转期极短,还常需面对生命垂危者的急诊手术抢救,对护理从业者素质要求极高,护生是临床护理未来发展的主力军,提升护生手术室护理素质对于其步人临床领域后快速适应手术室工作、创建更优质高效的手术室护理质量至关重要,这使得传统式手术室护理带教模式与实际带教需求间的差距日趋扩大[l-2]。护理路径式带教是现阶段具备较高热度的护理临床带教探索方向,已在多个专业的临床护理带教中赢得积极性与有效性证实[3],为了提升手术室护生业务素质水平,本研究尝试将护理路径式带教法应用实践于手术室护生实习教育中,效果显著。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择护理路径式带教法应用前(2017年4 - 10月)和应用后(2017年11月- 2018年5月)于我院手术室接受实习培训的护生各30例为研究样本,均为女性,应用前护生设置为传统带教组,平均年龄( 20.14±2.51)岁,本科/大专院校者分别为13人、17人,应用后护生设置为路径带教组,平均年龄( 20.24±2.38)岁,学历分布情况同传统带教组,手术室实习时间均为四周,实习环境和教学设备均相同,两组护生在师资条件、实习环境、实习教具设备、手术室实习时间、年龄学历等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 方法
  传统手术室带教组采用跟人带教法,在接受入科教育后固定带教师资力量,由被分配的带教老师根据实习大纲为实习生制定个性化带教计划,同时依据工作中随机遇到的护理内容与问题开展带教活动,路径式带教组带教方式如下:
  1.2.1 手术室路径带教法的实施准备项目组成员将护生实习大纲要求与手术室护理专科现实工作流程、素质要求等相结合,组织全科带教师资力量审慎细致地编制手术室专科护理带教路径方案,并据此开展各级各类手术室护生的临床带教实践活动[4]。
  1.2.2手术室路径带教法的实施落实(1)入科第一周。带教手术护士就手术室设施环境、工作制度规章、专科特色、专科实习内容与目标等加以细致全面体系化讲解,对护生手术室专科护理理论、操作技能、专科素质、学习方式等情况施以全面深入评估,一方面推动护生初步认知手术室护理对象特点、手术室护理环境条件、手术室护理流程特点、手术室专科素质要求等,一方面使带教者了解熟悉带教对象专科知识技能现状水平与学习能力,设计兼顾手术室带教路径要求与护生实际水准特点的带教计划[5]。(2)入科第二周。开展手术室护理相关基础知识宣讲,对各类常见病种、临床表现做详细传授,指导护生参与并执行简单的基础性辅助护理工作内容,引领其完成对科室环境与工作伙伴的熟悉过程。(3)入科第三周。引领护生接触、熟悉与掌握手术室整体护理工作方式与手术室健康护理理念,据具体手术护理实境,传播基于手术室护理基本原则基础之上的针对性、个性化、灵活式护理服务理念,在确保手术护理对象安全手术的前提下,鼓励引导护生于教师监管状态下独立完成基础护理活动与简单的专科操作项目,复杂度较高的手术室专科护理操作项目可通过参与及配合方式与带教老师共同完成,开展手术室护理应急操作演练[6]。(4)人科第四周。带教者指导护生独立完成手术护理病历书写、简单低风险手术护理配合等内容,适当参与应急护理活动,进行出科前专科实习考核、手术室专科护理素质评估、手术室护理带教满意度测评。
  1.3 评价指标[7]
  以两组手术室护生接受不同带教模式干预后的专科实习考核、手术室专科护理素质评分以及手术室带教法满意率为观测评定指标。专科实习考核含理论考核与技能考核均为100分,所获考核分值越高提示该手术室实习护生理论技能水平越高;手术室专科护理素质采用自制量表行观测评定,该量表效度为0.822,信度为0.831,含手术配合能力、手术应急能力等的测评,测评分值范畴在0 - 10分,分值越高提示该护生手术室专科护理素质越高;以自制量表完成两组手术室护生的带教满意度观测评定,满分计为10分,≥9分者计为对带教方式满意,反之计为对带教方式不满意,统计比较两组手术室护生干预后的带教方式满意率。
  1.4 统计学方法
  本研究采用统计学软件SPSS23.0,对两组手术室护生在不同带教模式下专科实习考核分值、手术室专科护理素质评分以及手术室带教法满意率的差异度加以比较处理,数据处理方式分别取X2检验与t检验,P< 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护生干预后实习考核成绩、手术室专科护理素质评分比较
  路径式带教组护生干预后的专科实习考核成绩、手术室专科护理素质评分显著较传统带教组护生高(P<0.05),见表1。
   2.2 两组护生干预后对护理带教法满意率比较   路径式带教组护生干预后对护理带教法满意率显著较传统带教组护生高(P<0.05),见表2。
  3 讨论
  在传统护理临床带教模式下,护生处于机械化接受知识技能传播的状态,对知识技能的主动寻求创新意识及能力显著低下,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护生临床综合素质与实战能力的发展,对其科研思维与方式的培育亦处于严重缺失状态,对实习学习缺乏主动性与兴趣点[8-9],使护生在实际步入临床工作后适应速度迟滞,开拓能力低下,在手术室这类具备高复杂性、危险性与特殊性护理素质要求的护理单元中工作胜任力显著不足,成为手术室护理安全之隐患所在,故而探索行之有效的手术室临床带教法至关重要且极为迫切[10]。
  护理路径式带教将临床路径工作理念与护理带教过程融为一体,利用护理路径这一高品质工作精髓带动临床带教向高效模式的发展[11],本研究将路径式带教法应用实践于手术室护理带教过程之中,将手术室专科带教老师、护生要求、专科带教内容、特色化教育方法等影响临床带教质量的四个主体紧密相连、环环相扣,促成护生学习兴趣点的有效激发,推动护生被动学习行为向主动学习行为的转变,统一的手术室带教目标、计划模式,便于护士长据次日手术项目来有计划地安排护生带教台次,使护生有机会接触大纲要求内的各项学习实践内容,同时亦可避免固定教师所致的个人化因素对带教质量的影响度[12-13],将带教质量偏差降至最低,依据护生专科能力发展进程有序地将其引入手术室护理能力提升实践过程,形成知识技能与实战能力的循序上升,筑牢基础,确保层层进阶,避免传统带教中跳跃式学习所致的能力培育全面性、基础性不足缺陷,使手术室护生所获知识技能与实战的培养呈现出鲜明的体系化、全面化、深度化特色[14-16],故而可赢得较为可靠理想的带教效果,并深受手术室护生满意度认可,正如表1-2所示,路径带教组护生干预后的专科实习考核成绩、手术室护理素质评分、带教法满意率均显著较传统带教组护生高。
  [参考文献]
  [1]王棵,高国栋.PBL教学在神经外科见习实习阶段临床路径教学过程中的应用[J].医学研究杂志,2014,43(6):181-182.
  [2] Li Baozhu, Yingying, Liu Yongning. The application ofstep approach in the teaching of nursing in the operationroom: the latest medical information abstracts of the world: continuous electronic periodicals, 2016, 16(14):290-291.
  [3]熊琼,成新花,陈咏华,等.分阶段教学在手术室护理带教中的应用[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5,13(11):112-113.
  [4] Wang Ying, Chen Xiao. Discussion on standardizedmanagement of nursing interns [J]. transform medicalelectronic journal, 2016,3(7):121-122.
  [5]傅小利.团队模拟情景学习法在护理学耳鼻喉专科带教中的运用评价[J].转化医学电子杂志,2014,1(6):136-138.
  [6]陈云,刘翠贞,邓丽英,等.我院内科临床护理带教方式改革的实践[J].中华护理教育,2012,9 (1): 20-22.
  [7]王子凤,张颖,李萍.实行护理实习带教小组及运用实习带教进程表在临床护理教学管理工作中的探索[J].青島医药卫生,2012,44 (1): 70-72.
  [8] Li Zhenzhen. Application of one to one teaching in thenursing teaching of operation room interns[J].NursingPractice and Research, 2016, 13( 16):123-124.
  [9] Wang Dan, Wang Lei, Zhao Yuhui. Strengthening themanagement of nursing interns and improving the qualityof teaching [J].Continuing Medical Education in China,2015,7 (9): 16-17.
  [10] Yang Qing Hua. Teaching effect of one pair of teachingand scheduling system on nursing interns [J]. ChinaHealth Industry, 2015, 12( 12):161-162.
  [11] Huang Suwen, Pan Huiying, Shen Qiuyan. Theevaluation of the effect of one to one course teaching in thenursing teaching in the operation room[J].Chinese HigherMedical Education, 2016(6):103.
  [12]唐晓莉,刘慎梅,倪超.案例教学法在《护理基本技术》实践教学中的应用[J].护理研究,2014,28 (4B):1395-1396.
  [13]薛颖,樊雅静,路潞,等.“一对一”与“分工合作”两种带教方式应用于临床护生的效果分析[J].中国医药导刊,2015, 17(9):969-970.
  [14]周钦,陈凤平,彭山玲.床位负责制在临床护理带教中的应用[J].齐鲁护理杂志,2013,19 (1): 115-116.
  [15]夏雪琴,周莲,肖利.分步教学法在提高老年科护理教学质量中的应用[J].齐鲁护理杂志,2016,22(4):108-109.
  [16]周粲,彭艳梅,邓苏娟,等.微信公众平台在手术室护理带教中的应用效果[J].中国当代医药,2018,25(6): 135-137.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8895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