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综合医院突发精神异常患者的护理体会

作者:未知

  【摘要】目的在综合医院住院患者中,因躯体疾病等因素的影响,患者可出现突发性精神异常,轻则干扰正常医疗秩序,重则发生自杀或伤人等严重医疗事件。因非精神病专科医院,对此类事件往往缺乏应对措施,有时使工作陷入被动的局面。几年来,在处置此类突发事件中,我们积累了一些经验和体会,现将此类患者发生精神异常的常见原因及对策简介如下。
  【关键词】综合医院;精神异常;护理
  【中图分类号】R473.7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ISSN.2095-6681.2019.14..02
  1 常见原因
  1.1 性格因素
  此类患者多性格内向,不善表达或不愿表达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自尊心强。患病后有时表现的很乐观,但却内心深处却背上了沉重的思想包袱,紧张恐惧、焦虑的心情一直没有放松过,对自己身体的不适往往有着强烈的内心感受。对问题的看法易出现偏执。
  1.2 家庭因素
  家属是患者的最亲近者,也是与疾病作斗争的强大精神支柱。家属所能起到的作用在某些方面是无可替代的。如此时家庭关系不和谐,家人态度不积极甚至冷漠,心理上缺乏亲情的支持,即容易发生精神异常。
  1.3 环境因素
  有的患者病前曾有着令人羡慕的职业或受人尊敬的地位,生病后因种种原因前来探视者较少甚至无人探视,加之同室或同病房其它患者探视者较多,必然形成心理上的强烈反差,这是出现精神异常的重要因素。
  1.4 疾病因素
  因躯体疾病给患者生理上带来了强烈的不良刺激,心理上必然产生不良体验,继之产生或焦虑或抑郁等情绪上的变化。生理变化与情绪异常之间往往形成恶性循环,与其它因素共同作用,最终导致突发精神失常。
  2 对 策
  2.1 建立应急预案
  在综合医院中患者突然出现精神异常,打乱了正常的工作秩序,不但影响病人的生活与治疗,对病人及工作人员的心理也有非常大的影响。为了保证医疗安全,预防不良事件的发生,平时应建立并熟知相应的应急预案,以保证出现此类事件时,不慌不乱,使不良影响减至最低限度。
  2.2 心理护理
  2.2.1 患者心理护理
  医护人员应对患者病情给予科学的解释、安慰与鼓励,使病人能正确对待疾病。为避免病人过于紧张与恐惧,必要时对真实病情适度保密。对消极失望的病人要分析原因,给予精神调养与生活方面的指导,抓住时机进行心理疏导,消除悲观情绪,激发乐观自信,在治疗上看到希望。
  2.2.2 家庭心理护理
  家属所能起到的作用在某些方面是任何人取代不了的。如病人因为心境不好,认为家属照顾不周,还会对家属发脾气等。这时家属应该了解到病人这样做有时是一种发泄痛苦的方式,应该理解病人并非故意所为,相反应同情和回避,如果顶撞和反驳病人,只能火上加油,不利于病情康复。应该安排好病人的生活,让病人感到愉悦、充实、轻松。否则易引发精神异常。
  2.2.3 护理人员心理护理
  要建立良好的护患关系,护士要态度和蔼,语气温和,举止文雅。对病人要在精神上给予支持,要耐心,细心,要有爱心。要经常接近病人,及时回答病人提出的问题,切不可说出消极的语言而加重病人的心理负担,用自己娴熟的技术取得病人的依赖,争取病人的配合。
  2.2.4 环境心理护理
  要为病人创造温馨舒适、安静优雅、温度适宜的生活环境。室内要保持空气流通,光线充足;窗台上放一些花草,陶冶病人情操。促进病友间的人际关系,增强病人心理治疗效果,使病人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积极配合治疗,达到治疗目的。
  2.3 安全管理
  2.3.1 患者安全管理
  在患者出现精神异常后,应避免围观、喧哗等,尽量保持病房安静,以免患者受到不良环境因素的刺激,更加躁动不安。要实行24小時看护,加床档,拿走一切危险物品,如暖水瓶,输液架,椅子,床头桌等,防止病人自伤或伤害别人。防止跳楼、逃逸等恶性事件的发生。必要时经家属同意,可对病人实施适当的约束措施。杜绝任何刺激性语言、粗暴的态度及行为,以免使病人更加激动而出现过激行为。
  2.3.2 其他患者的安全管理
  患者在普通病房突然出现精神异常,应迅速的把同室病人转走,防止受到不必要的伤害。因此时气氛紧张,秩序较乱,这就要求工作人员保持镇静,在护理好精神异常病人的同时,积极安抚其它病人,让其相信我们会处理好这件事情,不会因此影响到他们的治疗和安全。
  2.3.3 护理人员安全管理
  患者突然发病,情绪非常激动,应避免一切激惹因素。在进行护理操作时,尽量避免单独进行,须2人以上协同工作,以便应对可能的伤害。在看护过程中,因患者处于兴奋和躁动的状态,不要与患者交谈过多,以免发生争执。若患者手持凶器,在积极劝说、灵活应对的同时,立即请医院保卫部门协助处理。
  3 典型病例
  患者女性,49岁,于2014年5月26日主因右侧腰部及右下肢后侧酸痛两月,加重3天收住院。曾任某公司财务总监,两年前病退,病后即信教以减轻精神痛苦。既往于2012年5月因子宫内膜癌行根治术,术后放疗5周,化疗3个月。此后每半年复查1次,本次入院前1周曾在外院复查无异常。入院后经治疗上述症状好转。此后又出现右下肢肿胀、贫血、低热,超声检查示右下肢静脉血栓形成,经治疗右下肢水肿消失。7月8日复查腹部超声示肝转移癌。向家属交代病情,并视情况再决定告诉病人的时机。因患者家庭不和,家属随即将病情转告病人。患者当时情绪平稳,并拒绝至专科医院治疗。护士给予了相应的心理护理。7月12日突然出现情绪激动,哭笑无常,毁坏物品,胡言乱语,一会骂丈夫及女儿,一会骂医护人员,并不时用力拍打床面说:“只有上帝才能救我”,“主与我同在”等。不准医生护士靠近,近身则手打脚踢。考虑患者病前曾居要职,备受尊重,住院后探视者少,感到深受冷落,同时又家庭不和,性格内向。在所患疾病不良预后的巨大压力下,虽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但终因缺少减压途径,心理支持不足,终致精神崩溃。发生精神异常后即专人看护,尽可能做思想工作,移走一切可能的危险物品,固定病室窗户,及时请精神科会诊予药物治疗等措施,同时安抚其它患者,经努力未引发其它不良事件,于7月14日将患者顺利转入精神病专科医院治疗。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98182.htm